排球

阳世鬼差 第三章 两者间的联系

2020-01-16 14:5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阳世鬼差 第三章 两者间的联系

我被她那语气弄得有些莫名其妙,説明白了。

我们各自回了房间,不多时,老孙就兴冲冲的跑过来道:“大侄子,我老孙的目光就是没错,这是豪华套房啊,老孙我一辈子都没住过,真是托你的福啊。”

我敷衍了几句将他打发走了,又找到了林峰问他:“这到底啥意思,为什么要让我们辅佐他,全真、正一不是不和吗?”

林锋説:“我也不清楚,不过师兄这么做肯定有含义的,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我説好吧,这个张法剑你有没有听説过?

他diǎn头説自然知道,全真教南宗首徒,北宗修外、南宗修内,他的道行虽然赶不上方元极内外兼修,但也是不低。

我笑着説:“从你们交手来看,他好像就那样嘛,我跟他比如何?”林锋撇了我一眼,三招之内必败。

我恼羞成怒説不带这么损人的吧,虽然我是个半吊子,但好歹也修了月余了。

林锋道:“月余算什么,这些入室弟子哪个不是从xiǎo就开始修炼,你的路还长着呢。”

我听后哑口无言,説好吧,不提这个,问你个事,你知不知道栖凤枝是啥?

林锋説自然是梧桐木,凤凰只落在梧桐木上的传説,你不会没有听过吧。

我膛目结舌:“就这么简单?”林锋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説不然呢。

我説那该死的的玄癫,説话也不説清楚。林锋不解,我便详细道与他听,连七爷八爷嘱咐我的事情也一并告诉了他。

林锋沉思之后,説:“栖凤枝的确可以融魂,我也曾在书上看到过,但并不是説普通的梧桐木,那应是一件非木非石之物,上面雕刻有凤伫立,非是凡品。”

我问:“在哪里能找到?”他説,你问我我问谁去,此物之前已经流失,不过曾有传闻在海外出现过。

海外?我失望之极,怎么会在海外,难不成我要出国找去?林锋又道:“后来好像被国内一人买走了,可以让师兄帮你查查。”

我diǎn头説只有这样了。

这几日的时间我们都比较悠闲,老孙更是除了吃就是睡,我则天天关在房间里面修炼,争取提高一些是一些。

第五天的时候,陈国华终于露面了,他面容有些憔悴,好像多日没有好好休息了。而且他是乔装打扮之后过来的,第一眼都差diǎn没认出来,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陈国华来到之后,就是一阵苦笑,道:“怠慢你们了,真是抱歉。”我问他这是做什么,玩变身吗?

他叹了口气説:“我现在自身难保啊,被人监视的死死的,没办法啊。”

我惊讶的问谁这么大胆,敢监视你这个x安局大局长。他説他现在名为局长其实下面都快被架空了,都是考古队惹的祸啊。还好杨明朗力挺他,才让上面的人有些忌惮,不过这么一来杨明朗则危险了。

我不满道:“你找那个全真教的xiǎo子来做什么,还让我们辅佐他?还有你那个助理,简直目中无人,难道林锋的名声、道行比他差吗?”

陈国华干笑两声,説:“这都是我的意思,你们不要怪她。在这之前你们要保存实力,才能出奇制胜,高调的事情就让他去做好了,正所谓枪打出头鸟,你们也不想挨枪子吧?”

老孙击了一下掌接过话来道:“好,这位局长,俺老孙就喜欢你这种人,费力的事自然让别人去干,咱们等着捡便宜就行了。”

林锋问他这次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陈国华闻言脸色渐渐严肃,説:“我得到消息,今晚会有人对杨将军不利,所以才来请你们帮忙,不过你们一定不要暴露身份,我会安排你们以工人的身份,进入杨将军家,暗中守护他。”

我疑惑的问:“为什么要这么麻烦,我们又不是不认识杨将军。”陈国华説杨将军身边有内应,之前的消息全都走漏了风声,你们突然出现,势必会引起他们的怀疑,杨将军的意思是这次要将他们一窝端。

一锅端?説的倒是轻巧,如果是阎罗教的人,就靠我们三个,端个茄子。陈国华似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他神秘一笑道:“阎罗教虽然厉害,但是我们龙虎山也不是没有人,放手去做吧。”

听他这意思,好像还从龙虎山请来了人。林锋则不能淡定了,説你把他老人家请来了?陈国华望向他道:“师父还是不放心你,不然以他的性格,我怎能请的来。”

我惊喜的説林锋你师父来了,那真是太好了。林锋却不怎么欢喜,反而有着淡淡的忧愁,不知因为什么。

陈国华走后,他的助理柳梦琪又找到了我们,这次的态度截然不同,虽然还是很严肃但语气已经好了很多。她负责将我们安排进入杨明朗家,正好杨将军家正在施工,我们可以趁机混进去。

施工队的衣服,她也早已准备好,让我们换好衣服后,她强调如果不是危及到杨将军性命,切记不能暴露身份,不然会功亏一篑。

老孙斜了她一眼説:“你这女娃娃,跟我大侄子一样能墨迹,我看不如给他做媳妇吧。”我抽了这不正经的老xiǎo子一下,忙对人家説抱歉。

柳梦琪没有太在意老孙的话,只是説:“此次的事情太过重要,绝不能因为你们的一丝差错,而毁了我们整个计划。”

我问那个法剑兄去哪里?她説张法剑负责贴身守护杨将军,不过你们才是最后一道防线。

我diǎn头説明白了,不会辜负党和组织对我们的信任,保证顺利完成这次任务。

随后我们出了酒店上了一辆在酒店门口等候的装潢车,车上满是油漆味,特别熏人。我跟林锋还受得了,只是老孙一个劲咒骂:“那女娃娃是想害死我们。”

到了杨将军府邸的时候,我低声跟他説进去之后安静diǎn,别出什么幺蛾子,不然要是误了事,立马给我滚蛋。

説到这个问题,就像是踩到了他的xiǎo尾巴,他立马严肃起来,一声不吭,真是个性格多变的人。

我们走的是后门,那位曾经在酒店里对林峰拔枪的士官前来迎接。他是杨将军的心腹,也知道我们的身份,微微diǎn了diǎn头,又对林锋笑了笑,倒有些冰释前嫌的意思。

我们跟杨将军也算是一路人,自然不会与他为难,也回以善意的笑容。

提着东西进了门后,我低声问他:“现在杨将军情况如何。”他叹了口气説,将军最近身体越来越差,但是找遍了名医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将军时常自语他时日无多了,真让人担忧。

我闻言心里也有些黯然,他中了这个咒,连林锋都解不了,天下能够解去的人恐怕也寥寥无几。但让我不解的是,他既然命不久矣,那些人为什么还这么针对他。

老孙説这位xiǎo哥,我看你们将军家里要什么有什么还装哪门子修啊?

我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也对,这里临近郊区,是单门独户的大院,地处很僻静。而且房子从外表看来,都像是是新盖不久的,怎么还要来装修?

那士官説:“这是要给将军已故的千金修祠堂,一是为了给你们遮挡身份,二来也好让那侄女有个安息的地方。”

我这才想起,杨明朗还有一个已经死去的女儿,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家。先是大女儿走了,二女儿又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而杨将军本人,也是命不久矣,或许能够坐上这个位置已经耗尽了他一生的气运,现在开始还债了。

士官将我们带到左角幽静处,那里立着一座祠堂,只是还没有挂牌,里面隐隐有檀香味飘出。士官告诉我们,暂时先在这里装装样子,等到晚上,会带我们到将军邻房休息。

我们自然也明白所谓的休息就是保护他,白日里杨明朗身边的情况肯定会被探查的一清二楚,到了晚上,我们则能够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我们三个进了祠堂,老孙四处打量了一下説当官的人就是不一样,就这么个祠堂修的比我家都好十倍,真是不公啊。

我説:“你个狗窝就别提了,咱们还是先干干活吧,免得有人在四周监视。”

老孙四处打量了一下,嘿嘿一笑道:“不错还有吃的,想的真周到”然后径直走向人家排位,伸手去摸供奉着的水果。”

我赶忙喝止他,走过去説:“你干嘛,这时给人家的供品你也吃?难道不知道死者为大……。”説着我转过头去看那上面的排位,一看之下我顿觉如同五雷轰dǐng一般,脑海中炸裂开来,一瞬间心思如同泉水般涌上心头。

“大侄子,你咋的了?见鬼了不成?”老孙拿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又捏了捏我的脸,一副奇怪的样子。

林锋走过来问怎么了?説着他也向排位上看去,看到之后,他也是怔了怔,满脸的怪异。

老孙急不可耐的问:“你们这是干啥?到底发现了什么快説出来,快急死俺老孙了。”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让我心痛的名字会出现在这里。牌位上的几个字:爱女杨嫣之灵位,看到它的一刻,我不止如同五雷轰dǐng,沉寂许久的情蛊也在这一刻轰燃爆发,蚕食着我的心。

林锋扶着呼吸急促的我安慰説,你别想太多,应该只是同名之人。

他将我搀着走向一遍,我慢慢沉静下来,心疼减缓,但也让我满头是汗。老孙有些着急不停的问大侄子你哪里不舒服,老叔给你揉揉。

我不知道他是怕无法跟老爹交代,还是我若出事他就没了依靠,却也让我有些感动。

我对他説没事,老毛病了。他这才放心,拍了拍胸口説:“你可吓死老叔了,什么病赶紧去治治,看你这疼的。”

我没再理会他,而是问林锋:“你觉得这只是巧合吗?”林锋説多半是这样,你不要多想了。

我摇头説:“不是,这其中必然有蹊跷,你还记不记得当初陈国华説的话。他説什么话。”

我看了看牌位,缓缓道:“陈国华曾説一直都未查明杨嫣的身份。”林锋皱眉説,那又如何,跟这又有什么关系?

我盯着他问,没关系吗?陆恒与阎罗教有接触,杨明朗也遭了阎罗教的暗算,他女儿之死难保不会跟这有关系。

林锋沉思片刻道,你是説他们先害死杨嫣,又冒充她的样子去接近你?

我难以确定,又想起了那晚杨嫣的魂魄失踪,这事情越发的离奇,我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总觉得这其中有些联系,或许从杨明朗那里和杨嫣的尸身上能够找到些线索。

老孙探头过来,好奇地问:“你们在説什么,好像很深奥的东东。”

连南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那里医治银屑病
nk细胞免疫疗法骗局
清远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肇庆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