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莫言:横看成岭侧成峰“毕业”

2020-03-26 08:45: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4月20日下午,麦家旧书《解密》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重新出发”。文学奖得主莫言、文学评论家李敬泽与作家麦家进行了精彩对谈。李敬泽和莫言就“麦家的作品究竟属于严肃文学还是通俗文学”展开讨论。   莫言:我一直梦想写一部像《解密》这样的书   莫言和麦家都有当兵的经历,在部队里服务的单位都是跟情报工作有关系。莫言笑称自己“一直梦想着能写一部像《解密》这样的书”而没有写出来,但是麦家写出来了,因此非常“妒忌”。   莫言:我在部队的时候开始了文学创作,当时我特别想把情报工作系种的一些素材写成一部作品,但是一直感觉到很难写。首先它涉及到机密的问题,但是我没有找到解密的方法,而麦家找到了。   总而言之,那样一个单位聚集了当时中国的一批最杰出的人材,集中了当时中国最聪明的一群脑袋 在数理化方面非常拔尖的人材。麦家小说里面写的容金珍,有夸大的地方。这帮人既是天才,也是笨蛋。1进入他们的工作领域,他们确切是天才,但他们1出办公室就是笨蛋,他们缺少生活技能和人际交往。   我梦寐以求想写这样的小说没有写出来,而他写了,并且把这个题材处理得很好。妒忌是假的,我为他感到高兴,也非常敬佩。   文学这个东西,很难说什么是严肃文学,什么是经典文学。乔伊斯、卡夫卡属于晦涩难懂的作家,也有比较畅销的。我们过去也总是说严肃文学、畅销文学、主流文学和类型文学,这实际上都是评论家和读者的一种分类,作家写的时候可能很少斟酌这类问题。严格地说,所有文学都是类型文学,不是这个类型就是那个类型,或是几种类型的综合。如果一个作家能够创造一种类型的文学,这个作家就是了不起的。   我也知道麦家一直对是否应当坚持写这一类的小说有一点点犹豫。我认为还是应当写下去,没必要在乎他人评价你写的是否是严肃文学、是否是经典文学,只要你认为是有意思的、是好的、最善于的东西,完全就可以写。   所以我期待麦家在《解密》、《暗害》、《风声》以后有更加精彩的小说出现,不但仅是进入企鹅,连“天鹅”也可以进去。他完全可以把发生在全球、发生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密码破译和类似的斗智斗勇的故事经过自己的想象和加工写成更精彩的篇章。   李敬泽:麦家的作品成为了日用品和奢侈品   2002年,《解密》在《当代》杂志发表,不久李敬泽就发表评论表达了对《解密》的欣赏:“麦家有力地拓展了中国人的想象力,他把一切世界性的主题带进了中国文学。”   李敬泽:我最近重读了1遍《解密》。看着这本书,我现在还觉得新鲜,有很多是我原来看的时候所没有印象和感觉。   衡量甚么书是一本好书的标准很难说得清楚。我的认知是十年前读的书10年后你是不是还觉得好,你是否觉得这本书在5年后或十年后再读的时候比最初读的时候还要丰富、能读出一些新的东西,或说这本书好像10年来随着你一起长大、变老 我觉得《解密》就是这么1本书。   中国像麦家这样的作家其实是不多的,他的命运也很有意思。一方面麦家现在变成了“日用品”,他的作品被拍成电影和电视剧每天在荧幕上播放,这就是“日用品”,广大人民群众都喜欢。但是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说,他又是“奢侈品”,甚么叫奢侈品?从中国的文学传统上说,麦家的作品没有参照物,具有独特性。他在中国当代文学中的特殊意义,乃至说在现代文学发展过程中的特殊意义,我觉得我们还没有特别充分的认识。   麦家:我的作品没差到成为“通俗小说”   麦家:在国内,我的大量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因此有人把它们说成是“谍战文学”乃至是“通俗小说”。我认为它也没差到是一部“通俗小说” 只是一个故事。但是海外说它是一部“伟大的中文小说”,写伟大的小说的作者在台下,在我的眼前,我的小说绝对不伟大。   (实习编辑:王谦)玉林制药湿毒清胶囊好吗
老年人心脏搭桥
玉林正骨水什么价格
玉林正骨水多少钱一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