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不死武医 第1章传承

2020-01-16 15:54: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死武医 第1章传承

天行星,人类第二故居。

江水市,贫民区。一间狭小的房间里,一位十六岁的少年正盘坐在床上修炼。

少年名叫夏默,出生在一个贫民家庭。

贫民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地位,他不想跟父母一样,低头过完一辈子,只想有一天能高高抬起自己的胸膛,靠着自己的拼搏,让冷眼嘲讽的人惊愕,让父母仰起头,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还有一个月就是江水省一年一度的高校联赛选秀日,成为高校联赛中的一员,一直是他的梦想。

虽然高校联赛是一个不入流的联赛,但是在这个全民皆武的世界,联赛的关注率还是非常高。尤其是在学生群中,甚至超过了职业武道联赛。

“小默,出来吃饭了!”大厅传来母亲李雅的喊叫声。

夏默缓缓的睁开眼睛,从床上跳了下来,出了房间,见母亲还在厨房忙碌。

夏默来到父母房前,叫道:“爸,吃饭了!”

“不要!”李雅听到动静,急忙跑了出来,想要阻止夏默,不过明显太迟了。

夏默推开房门,见父亲正躺在床上,左脚小腿上缠了厚厚几层纱布,脸色极其苍白,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

夏默急忙问道:“妈,爸这么了?”

李雅看了一眼夏默,哭着道:“你爸昨天出城,想给你找几株灵药提升修为,哪知道被火焰鼠咬伤了!”

“妈,城外凶兽横行,你怎么能让爸出城!而且爸受伤了,你还瞒着我!”夏默生气的叫道。

“我也不想瞒着你,可你爸不让我告诉你,他说选秀日快到了,告诉你会影响你修炼。”李雅小声的道。

“小默,我没事,一点小伤,死不了,你去吃饭吧!我有你娘照顾就好!”父亲夏治虚弱的道。

“爸,都肿成这样了,你还跟我逞强!”

夏默查看了一下父亲的伤口,发现只是简单包治了一下,根本没有经过医治,更加生气。

不过现在也不是生气的时候,火焰鼠可是有毒,必须尽快医治,要不然有性命之忧。

夏默知道,以父亲的性格,为了省钱,肯定会这样硬扛着,“娘,你把钱给我,我去给父亲买药!”

“小默,你就别费心了,一副火焰鼠咬伤药要二十晶元,我们家根本就没那么多钱!”父亲道。

一晶元等于一千星币,父母辛辛苦苦一个月也不过才赚三千多星币。

为了给他购买修炼资源,父母这些年好不容易积攒下来一些积蓄也全没了,哪还有钱,要不然父亲也不会冒险出城给他寻找灵药。

父亲是为了给他找灵药才被火焰鼠咬伤,夏默说什么也不可能这样看着父亲痛苦。

“娘,把家里的钱全给我,剩下的钱我想办法,不管这么说也要把父亲的伤治好!”

母亲点了点头,拿出钥匙,打开床下的一个抽屉,将抽屉里的晶元和星币全部拿了出来。

父亲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把将钱抢了过去。

“小默,还有一个月就是高校选秀,这点钱还可以给你买点灵药,多少能提升一些修为!至于我这点小伤,扛一扛就过去了,不必浪费钱!”父亲虚弱的道。

“爹,你说什么糊话?这不是小伤,快把钱给我!”夏默急切的道。

父亲哭着道:“小默,这些年,没有资源,没有灵气充裕之地修炼,你都达到四品灵徒。我们老夏家好不容易出个天才,爹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跟我一样,成为一辈子贫民!你要是出生在一个好人家,说不定早就成为六品灵徒。都怪你爹和你娘没本事,连累你了!”

“爹,强者靠的不是出身,是自己!”夏默大声的道,“再说,没有你和娘,我出人头地给谁看?你要真相信你儿子我能出人头地,你就更要好好地活着,等着哪一天的到来。

夏默慢慢将手伸进父亲怀里,把钱拿了过来,数了数只有十二块晶元,还差八块晶元。

“娘,你在家照顾爹,我去买药!”说完,转身离开。

下了楼,夏默直奔安然医馆。

冲进医馆,一位二十几岁的胖子,翘着二郎腿,躺在藤椅上看着一本古书。

“买药,还是看病?”胖子抬了抬眼皮,问道。

“治火焰鼠咬伤的药有吗?”夏默喘着气问道。

“有,二十晶元!”胖子放下书,站了起来。

夏默一脸恳求道:“我只有十二块晶元,你能不能给我一副药?”

“二十就是二十,少一分都不行,我这里是医馆,不是善堂,钱不够回家去拿!”胖子冷冷的道。

此时,夏默也也顾不得脸面,哀求道,“求你给我一副药吧!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还有一个月就是高校联赛选秀,到时候我选上了,拿了高校奖学金就双倍还你!”

“你!”胖子指着夏默,笑的肆无忌惮,连腰都笑弯了,“就你一个四品灵徒也妄想参加选秀!不是我打击你,嘲讽你,这届选秀天才辈出,六品灵徒都不一定选的上。你去,就是去丢人现眼。”

笑完之后,胖子呸了夏默一脸口水,“没钱就给我滚!”

为了父亲,夏默不得不承受着屈辱,抹了抹脸上的口水,再次苦苦哀求,“相信我,我一定会选上,求求你就给我一副药,到时候我一定双倍还你!”

“还不滚?再不滚我就要动手!”胖子怒道。

夏默犹豫了一下,正欲给胖子跪下,此时,一道悦耳好听的声音响起。

“一副药多少钱?我给你!”

夏默转过头,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少女,少女静静的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出尘的感觉。

夏默看到少女的第一眼,就看呆了。

胖子就更加不堪,眼珠子都快丢出来了,嘴角还流着口水。

“多少钱?”少女冷冷的道。

醒悟过来的夏默一脸通红,急忙低下头,道:“二十晶元,我自己有十二块晶元!”

“拿去吧!”美女伸出芊芊玉指,递给夏默八块晶元。

胖子一脸媚笑的迎了上去,“吴依依,你怎么来了?”

“杨洋,你不是说你有七夜花的花液吗?”吴依依道。

“我那是吹牛,我哪有那种好东西。”胖子小声的道。

吴依依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转身离开。

胖子贪婪的望着吴依依的背影,脑海中意淫着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直到吴依依离开他的视野,才转头看了夏默一眼,笑道:“算你小子运气好,遇到贵人。”

胖子走进内屋,没多久,拿出一小袋灵药递给夏默。

“将灵药碾碎,敷在伤口就可以了。”胖子淡淡的道。

夏默接过灵药,将钱全部给了胖子,转身离开。

回到家里,母亲见夏默带回了灵药,很是高兴。接过灵药,将其碾碎后,给父亲敷上。

敷了药,父亲的痛苦减轻了不少,随后,母亲端了一碗稀饭喂给父亲吃。

夏默不想打扰二老,退出房间。

吃过晚饭,夏默躺在床上,想起胖子说的话,这届选秀天才辈出,你去就是丢人现眼。

“就算在难我也要试一试!”

夏默不是轻易放弃的人,而且贫民之弟,也只有选秀这一条出路。成,鱼跃龙门。败,成为一个毫无地位的贫民。

夏默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睡到半夜,他突然感到自己身体飘了起来,睁开眼,天空一片漆黑,彷如被什么笼罩着。

而他身体四周被一片黑烟缠绕,哪怕他一向胆大,此时也吓得半死,想喊却什么也喊不出来。

随后,身体开始翻滚,摇晃,脑袋一阵晕乎,他感到自己好像被吸进了什么地方。

等到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片骨海尸身之中,地面皆是深不见底的裂缝,裂缝中冒出浓浓的黑雾。

“自己这是死了吗?自己这是来到地狱了吗?”夏默蹲在地上,想起即将年迈的父母,不由抱头痛哭起来。

此时,对面一劈为二的山崖中间,突然从天而降一道白光,白光中封印着一朵灵魂之花,灵魂之花射出一道微弱的光芒

夏默还没反应过来,那道光芒就飞进了他眉心,随之,无数记忆涌进他脑海,他感觉他脑袋要炸了,就这样,他再一次昏了过去。

等到他再次醒来,天已经大亮,发现自己安然躺在床上。

夏默一脸兴奋的坐了起来,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原来是做噩梦啊!,吓死我了!”

随后,夏默发现脑海莫名多了很多医术,他依稀记得梦中好像有一道光芒飞进自己眉心。

难道我人品大爆发,遇到了传说中的奇遇?在梦中得到一位灵医的传承!夏默心中暗暗想着,虽然这事很离奇,可是他脑海确实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医术。

“小默,不好了!”

夏默还没来得及高兴,母亲惊慌的冲了进来。

“你快去看看你爸!他好像不行了!”母亲拉着夏默的手,大哭起来。

夏默急忙冲进父母房间,只见父亲左脚肿的非常大,差不多有右脚两倍大。

敷了药,还肿成这样,那只有一种可能,药有问题。

“这死鬼,都这样子也不知道早点叫醒我,死了活该!”母亲哭着骂道。

“娘,你别哭了!爹不会有事的!”

夏默安慰了母亲一句,走到床边,用手指在伤口处粘起一小块碎药放在鼻子傍闻了闻。

可能是获得了灵医传承的缘故,通过草药气味,夏默瞬间就辨别出这几种草药,再对比了一下脑海中治愈火焰鼠咬伤的药方,总算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价格昂贵的主药冰露草被换成了便宜货白冰草。

治火焰鼠咬伤,冰露草乃是主药,其他灵药只是辅药。缺少了主药,敷这些辅药碾碎的碎药,刚开始或许有点用处,过后反而会刺激毒液,加快毒液扩散。

夏默一脸铁青,他可不相信一个灵医会连冰露草跟白冰草都分不清,他敢肯定那死胖子就是故意坑他。

都说医者父母心,这死胖子居然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夏默恨不得冲过去把那贱人宰了,不过看到父亲额头满是冷汗,显然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当务之急必须尽快给父亲医治,夏默脑海飞快搜索救治办法,很快就找到一个救治方法。

化血指,一种可以将毒液从血液中化解出来的指法。

夏默找来一个脸盘,一块毛巾和一把小刀。

“爹,你忍着点,我帮你把毒化解掉!”

夏默将毛巾塞进父亲嘴里,由于是第一次,心里紧张的不行。

母亲急忙拉住夏默,一脸紧张的问道:“小默,你行吗?”

“娘,你放心,这方法是看病的灵医教我的!”夏默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平复了一下心情,夏默使用小刀慢慢划开伤口,先让脓流出来,而后在父亲脚底割开一个小伤口。

做完这一切,夏默深吸一口气,将灵力凝聚在双手双指上,四指从上而下,很有规律的点在父亲脚上,毒液慢慢从脚底流了出来。

看到毒液流了出来,夏默露出一丝笑容,知道这办法可行。

半个小时后,夏默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体内灵力消耗的差不多了。

一傍的母亲担心夏默的身体,劝道:“小默,你爹已经好很多了,你先休息一下。”

夏默点了点头,停了下来,将父亲嘴里的毛巾拿掉,道:“爹,我修为太低了,不能一次治好,你再忍耐几天。”

父亲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事,已经好多了!”

“爹,你休息吧!”夏默一脸疲惫道,“娘,你照顾好父亲,我回屋休息一下。”

回到房间,夏默盘坐在床,瞬间进入空灵修炼状态,贫民区的灵气实在太稀薄了,直到晚上才恢复全部灵力,这还是他拥有最好的天灵脉,要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灵力。

吃过晚饭,夏默再次用化血指给父亲治病。

一天两次,用了四天才把父亲的伤治好了。

父亲的伤虽然好了,但是因为缺少营养,脸色非常难看。

必须给父亲补充营养,要不然身体会留下隐疾。夏默心中暗道。

可家里现在根本没钱,吃饭都成问题,就别说买营养品。

想到钱,夏默就不由想到被死胖子坑走的二十块晶元,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怒火。

花了全部家当,换来的却是假药,对这草菅人命,毫无医德的贱人,夏默是恨之入骨,可是再恨也没用,目前的他根本拿死胖子没办法,只能将这恨暂时深埋在心里。

不过他决定去讨回自己那二十块晶元,虽然很渺茫,但是他他别无选择,家里急需这笔钱。

贵州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南京市第一医院
长春治疗白癜风方法
海口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白癜风医院苏州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