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风投行业发狂式炒作创业公司估值背后的逻辑

2020-06-30 15:56: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投行业发狂式炒作创业公司估值背后的逻辑

猎云8月18道(编译:超斯基?马赈翊)

八月是风险投资家们传统的假期,他们走出沙丘路的办公室,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反省一下今年到目前为止的成果,并且准备辛劳的新一轮的秋季融资。

这真是完完整整充实的一年!我们现在有几家价值约为10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包括Airbnb、Dropbox和Uber。相比无数的创业公司在过去的几个月像是野生动物般的筹款,这些估价似乎像驯化了的野生动物。Medium在一月的时候已经融得2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而在几周前,Secret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融资,这仅仅是在它推出的九个月时间而已。

如此慷慨的赠与不仅仅是给予独家消费品公司,例如Slack,在四月持续的两轮融资里筹集了5350万美元,而这些融资仅仅是推出其软件协作服务八个月后的时间而已。

这样的投资推动了硅谷最喜爱的“室内游戏”,预示了未来经济的崩溃。近十五年后,许多地区的关键统计数据都上升到了2000年左右的络泡沫水平,包括大量的投资和风险资本进入高科技领域创业公司。这些资金的流入却没有带动最创业率的上升。这是一个非常不合逻辑的现象。

风险资本家们就像所有的投资者一样,可以屈服于群体心态和群体思维。与此同行是他们也面临着同样的市场激励体制。而这正让我们了解更多的关于高价动态和这些高价动态对于今天的创业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

快的异常的产品扩张速度

也许对于很多创业公司来说,采用科技产品的速度大大加快,这或许在行业内部是一个非常重要社会变化。仅仅在他们启动的几年内,像WhatsApp、Snapchat和Line一类的消息应用已经在数以亿计的中被安装使用了。由于硬件研发还在进行中,采用周期的压缩同样适用于硬件领域。就像苹果公司的iPad等平板电脑在2010年首次引入,并且正在迅速成为一个饱和的市场。

我们作为消费者了解新产品和新服务的能力由于密集和深度的社交络的影响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好过,几乎都是浅度了解一款产品后就立即做决定。就像一旦发现了我们想要下载或者想购买的东西,我们可以轻轻松松在几秒内完成这一愿望。你甚至可以称它为新的“电游传说”:在30秒内,创始人可以描述一款应用,并且让潜在的用户下载并且试用它。

快速的扩散性意味着创业确实可以在一夜间成功。像Secret这样一个公司,成立于2013年10月,在短短的几周内就已经达到了数百万的用户。这种压缩增长直接影响了投资者对创业公司的估价。他们不再以公司的持续增长前景作为估值的依据,而看重某一公司因为短时间的用户规模扩大,而导致的不连续估值暴涨。

复杂数据驱动型风投公司的崛起

创业公司这种所谓的快速增长(估值暴增)是由于风险投资者越来越只看重复杂的数据造成的。类似于Sequoia,?Andreessen?Horowitz和?Google?Ventures这样的公司都启用了整个团队来分析应用排名和社交络人气数据,来确保能抢到下一个能取得突破性成功的创业项目。

比如,像Bloomberg?Beta这种过度依赖数据的风投公司,甚至在创始人创办某一公司之前就已经获悉了他们的创业动态。事实上,希望凭借纯粹的计算系统来辨别投资机会的趋势已经蔓延,Deep?Knowledge?Ventures甚至已经为其董事会研发出来了一个“投资算法”。

事后来看,在九十年代风投家们投资了亚马逊,ebay和谷歌这类明星公司,但他们那时候的投资决策过程看起来犹如不可捉摸的灵感闪现。现在已经没有风投家们再愿意齐聚一堂,认真审听创业者们的幻灯片演讲。并在这之后小心翼翼地像挤牙膏一样的投资这家创业公司。现在的投资者们更愿意用数据来说话,通过掌握了比创业团队还多的数据,从而进行投资决策。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对于投资者来说,急速的产品扩张和数据驱动型投资决策,让投资一家公司的决定作出的越来越快速而轻率。风投家们不得不冒着巨大的“估值风险”,因为你能掌握的数据,别的风投家也能掌握到。

然而,目前存在的挑战就是风险投资者们缺乏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快速而准确地做出决策的能力。不仅是风投家,一般人总是倾向于在掌握更多的信息和把握后,再做出决策。这种思维模式在本质上是有价值的,但却不适用于弱肉强食的风险投资行业。在热钱快速分抢好的投资项目之时,风险家必须在令人难以置信的压力下做出快速的决定。

Mark?Suster撰文详细为我们讲述了现代风投行业发生的变化。在我个人看来,目前风投行业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投资趋势。早期投资者,建立了广泛的投资组合并拥有自己遴选合作创始人的独特方法;晚期投资者,更依靠数据进行判断。一旦数据符合要求,他们就不惜血本往里面砸钱。

上述情况解释了像Secret这样的创业公司如何在创立两个月后便筹集到了140万美元的融资,在创立五个月后的A轮融资融得860万美元,在创立九个月后的B轮融资中获得了2500万美元。

当一家初创公司的产品和创意还不错,那么就会有一批早期投资者进入,帮助其把产品投向市场。如果这家公司不久后找到了合理的增长模式,就会吸引到上述的晚期投资者。要是该公司能够保持持续增长,那么就会有更晚的投资者涌入。这些更晚的参与者包括投资银行或对冲基金,他们甚至根本不在乎退出时的收益,而疯狂地追陪那些创业项目。

关于市场是否存在泡沫的讨论还在继续,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风投行业的投资动机解释了我们正在见证的创业公司的疯狂估值。通过利用数据和算法,早期投资者快速决策以免对手先下手。晚期投资者为了能够挤进分一杯羹,不得不把创业公司的估值炒上天。

其实,对于投资者来说,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当我们退出的时候,是否能够从这家公司获得丰厚的回报。给一家初创公司投资2500万美元,可能到最后发现它很难给我们带来2.5亿美元的退出收益。尽管现在创业投资的估值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点,但我认为未来五年中,投资者对创业公司的热情很难像过去五年那样高涨。特别是发达国家,几乎人人都是互联一代。别说智能,就是发布仅4年的平板也比比皆是。这意味着,这个曾经拥有无限潜力的市场已经接近饱和。

遗憾的是,来自沙丘路人士的狂欢意识不到即将到来的杀机暗藏。就像2000年的灾难性崩溃一样,疯狂过后是连篇累牍的倒闭公司记录和财政赤字。分线投资是最专业的投资者,他们的职责在于保证可控的风险范围内获得最大收益。如果他们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那么他们的假期就不仅仅是在八月份了。

Source:TC


龙岩治疗白癜风方法
台州专治白癜风医院
湖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沧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兰州专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