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召唤天骄第一百一十八章魔至三更

2020-01-26 13:20: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召唤天骄 第一百一十八章 魔至(三更)

“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七夜山庄众人还沉浸在越千寒死亡的悲伤中,却见宗政陡然失声暴退。

可惜迟了。

束伟星的扒开衣衫的动作就像是触发了丧钟,霎那间,一道锋锐绝伦,屠戮苍生的恐怖刀气破体而出,嘶啦一声,将他整个人分成两半,余势不衰,朝着宗政斩去。

霎那间,靠近的几人眼睛都下意识地闭了起来,完全不敢直撄其锋,可即便如此,依旧有凛刀刮脸之感,

“卑鄙!”

而电光火石之间,宗政怒吼出声,急中生智,莲花印摄出,将束伟星的两半尸体往前方一合,顿时间骨骼断裂,血肉横飞,硬生生化作一道屏障。

得这关键的一阻,宗政朝着旁边一扑,狼狈不堪地躲了开去,却已是灰头土脸,再也不复真我威仪。

“老三,你没事吧?”

这一刻,顾明和仇恕扑了过来,宗政却自己站起,对着面露惶恐的两人一字一句地道:“束伟星受了敌人精神蛊惑,千寒肯定还活着,不过我们等不了了,全部冲杀,寸草不留!”

此时宗政的心里已经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来,冥冥间好像有个恐怖的存在,正在向这里不断逼近。

但是此世精神秘法众多,别说开启眉心祖窍,修炼精神的真我强者,就算是不少筑灵武者都身怀秘术,宗政身经百战,又岂是吓大的?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绝不可能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危险感应,就错失覆灭铁血堡的大好机会。

“杀!!!”

随着宗政带头重新扑入山寨,双方齐声暴吼,像卷过大地的洪流,一时喊杀震天,战况无比惨烈。

铁血卫死战不退,却也无济于事。

即便有筑灵境圆满的燕雪瑶助阵,牵制住宗政,先前的骚扰也让他们疲于应对,五劳七伤,战斗力十不存一。

当宗政开始不计损失,命令在场的永夜卫全部压上时,铁血堡的覆灭,似乎再也不可挽回。

于是乎,浑身浴血的关若飞被宗政一掌隔空拍碎肩胛的一幕上演,他尚在举刀怒啸,目眦欲裂的蒋钦扑上去,抱着他在地上翻滚,险之又险地躲过永夜卫射出的箭矢,吼道:“堡主,你走吧,为兄弟们报仇!”

“不,你们现在走,还有一线生机!走啊!”

关若飞将他扯向身后,用劲一推,蒋钦如腾云驾雾般朝着后方飞去,这个分神却让他无法躲避后面永夜卫的攻击,背后血光溅起,斩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但他骤然回头,眼神锐利得似两团鬼火,眉心识海突然跃动出一道妙不可言的灵光,与浑身上下的气血相融,那永夜卫顿时僵住,竟是眼睁睁地看着刀锋划过。

于生死关头,关若飞竟是感悟到了命光,仰天狂吼,声震四野:“只有死去的霸王,没有活着的懦夫!”

“那你就死吧!”

顾明如幽灵般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判官笔仿佛冥龙出动,呼啸不断,带着厉鬼哀嚎,摄人心魄的气势,疾点而至。

他外号既为一笔勾魂,这判官笔上的功夫自是精湛绝伦,笔尖轻颤,将关若飞奇经八脉,周身要穴全部笼罩,那凄厉啸声更是夺人心智,防不慎防。

谁料关若飞不闪不避,浑身上下肌肉贲起,双肩一沉,直截了当地向后一靠。

嘭!

两人的身体顿时来了个亲密接触,顾明血流满面,踉跄跌退,关若飞的大椎穴也彪射出一道血箭,半个身子更是陷入麻痹,真气逆流。

但他早先一步挥刀向着地面斩去,居然硬生生地旋身,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顾明脖子咬去。

“疯子!”

顾明勉强一避,惨嚎一声,却是半边耳朵被关若飞咬去,更被一个头锥顶在胸口,鲜血狂喷,满是惊惧地退开,再也不敢靠近关若飞三丈之内,转而去欺负实力低微铁血卫。

“兄弟相望,袍泽同心!”

“兄弟相望,袍泽同心!”

而关若飞的爆发,也让铁血卫的气势攀升到极致,众志成城之下,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战斗力。

“老三,退吧!”

眼见着双方拼到最后,竟有同归于尽的趋势,顾明和仇恕的神情中都出现了退缩,望向被燕雪瑶死死拖住的宗政。

宗政却也有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拗,大吼道:“今日一退,他日七夜山庄必有数倍之人要性命不保,到那时再后悔莫及?随我杀,战到就剩我们三兄弟,也要将铁血堡灭掉!”

顾明和仇恕无可奈何,只能施展浑身解数再度杀上。

呜呜!

然而下一刻,一道沉沉的号角声突然响起,仇恕面色一愣,狂喜地大吼道:“到了,援兵到了!”

剩下的三百永夜卫,终于到了!

“千寒!”

宗政也精神一振,大喜过望。

没人知道,越千寒不仅是他的二弟子,更是他的私生子。

宗政年少时本是丽炎寺弟子,受不住佛门清规戒律,与寺旁渔村女子相恋,犯了色戒,后又拒不认错,反倒打伤了戒律院弟子,被师门逐出,干脆还俗,又结实了顾明等人,彼此志趣相投,结成了异姓兄妹。

多年之后,当他偶然路过渔村,却发现那渔女已经病死,却是留下一子,不仅眉宇与年轻时的他颇有几分相似,生辰年月更是相对,顿时大喜,将儿子带回山庄内。

那时他有了真我之资,正是最危险的时刻,未免敌人以此子为挟,便不相认,只是收为了二弟子,直到长大成人。

这个秘密连其他六位庄主都不是全部知道,陈玄羲更不会想到,宗政对他这位爱徒下手,除了觉得他体质有异想要寻找凝煞之机外,更为了扫除越千寒继承山庄的威胁。

然而这一刻,当山寨外的石道上,那些永夜卫一窝蜂地涌上来时,宗政脸上的喜色,彻底凝固。

因为那乱哄哄的阵形,根本不是行军,而是逃亡,明明石路不算陡峭,但过于惊惶,慌不择路,竟然会失足滚落山涧,留下长长的惨叫。

若有越千寒统领,绝不会如此。

甚至当永夜卫全部涌上来时,他发现人数也不对,原本越千寒麾下有三百人,到达此处的却连一半都没有。

“难道……不可能!”

宗政心中蓦然升起一个念头,旋即又摇头甩去。

因为那太过荒谬。

对于凶手,他已经有了猜测,但那个人目前顶多是筑灵之境,绝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击溃三百永夜卫!

“魔!魔来了!”

“快打开寨门,放我们进去!”

“庄主救命啊!”

可惜下一刻,所有侥幸都被击得粉碎——

永夜卫陡然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轻悠的脚步声响起,石道的尽头,一道黑影提着一柄滴着鲜血的长刀,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阿荣旗人民医院
长春治疗牛皮癣医院哪个好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锦州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大庆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