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希腊之紫薇大帝第六章印度神域的仙人

2020-01-29 04:45: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希腊之紫薇大帝 第六章 印度神域的“仙人”

恒河之旁,一位头戴银冠,勇武无比的中年男子,站在岸边,对着恒河双手施礼,然后极为痛苦地说道:“母亲,今天我来你这恒河之旁,愿用你的恒河之水洗去我心中的罪孽。”

在恒河新建的宫殿之中,阿德罗斯正与这位恒河女神做着日常的辩论,忽然被岸边的赎罪之声打断,阿德罗斯似笑非笑说道:“甘伽,这便是你的便宜儿子?”

过来的中年男子,在阿德罗斯刚刚进入印度神域的时候便已经见过了,或许阿德罗斯他们三个,能够神不知鬼不觉进入这方神域,还有一份他的功劳。

这中年男子正是毗湿摩,原名天誓,因为许下了可怕的誓言,被神灵与人类这样称呼。阿德罗斯并不知道他具体是哪位神灵的转世,但是他却清楚,毗湿摩这一世的母亲,正是恒河女神甘伽分化人间的一个化身。

自从立誓之后,这位恒河之子似乎就再也没有特意找过甘伽了,没想到他这次一来,便是为了赎罪。

恒河作为圣河,是最常见的世人赎罪之地了。而且就正式程度来说,仅次于祭祀湿婆与毗湿奴来赎罪了。

恒河女神甘伽白了阿德罗斯一眼,相处了十几年了,她已经发现,这位来自域外的神灵,并没有自己想象之中这么难沟通。

一直以来,这位星辰之主,也只是对正法心存疑虑,就他本身而言,确是一位极有智慧与道德的强大神灵。

这一点,甘伽认为自己看得很准了。十几年来,对于来到恒河旁边祷告、赎罪、立誓、诅咒的种种人,他们两个基本上都要明了这人的前因后果,然后再任凭甘伽依照正法,或者处置,或者开解,或者置之不理。

等到甘伽处置完毕,阿德罗斯便会就她的方法开始点评,说甘伽本应该怎么怎么做的。当然,甘伽对于阿德罗斯的点评,同样是嗤之以鼻,那种背离正法的处理方式,可不是她能够取的。

但是阿德罗斯也正如他曾经说过的那样,仅是多言,却从不插手,这一点倒是让甘伽很满意。十几年下来,她与阿德罗斯,也算是建立起了不亲不疏的关系。

没有理会阿德罗斯,甘伽出现在了恒河之上,身上披着白纱,依然是风姿绰约,光彩照人。

“天誓,你认为你心中有什么罪孽呢?”

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甘伽是很满意的,他虽然是神人之后,但是师从师尊毗湿奴的化身,持斧罗摩尊者,已经有着不逊色一般主神的实力。

最重要的是,梵天将他的一件威能巨大的法宝的使用权,也赐予了自己的儿子。拥有这件法宝,便是主宰遇到毗湿摩,都要敬重几分。

“我为遵行自己的誓约,牺牲了两位女子的幸福。”

毗湿摩低声一叹,他曾经立下誓约,不成象城之王,终身守护象城。在不久之前,他在继母贞信太后的要求下,前往邻国为自己的弟弟奇武王迎娶了安必迦与安波利迦两姐妹为后,但是自己的弟弟刚一结婚加冕,便死于非命,一个子嗣都没留下,让这两位公主刚嫁人便守了活寡。

当他将这些事情说给自己的母亲听了之后,一向淡定自信的毗湿摩,心中也不由得怅然若失,总有一种自己做错的感觉。

“你所行可是为了私欲?所为可曾后悔?可曾不考虑她们的感受?”

听到自己的母亲问的三个问题,毗湿摩低头一想,便抬起头,目光坚毅地说道:“并不曾。”

他也敢这么说,他前去迎亲,都是为了象城;对于迎亲之事,他也不曾后悔;至于两姐妹,他也曾经问过,如果她们另有心上人,可以拒绝这门婚姻。

“那么你所为,并没有背离正法,你心中并没有罪孽。”

毗湿摩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丝难言的欣喜:“既然母亲您这么说,那我心中便欢乐多了,一直以来,我便在为这件事情心中难安。”

甘伽女神竖起右手,对着毗湿摩赐福说道:“愿你安乐,我的孩子。”

“哈哈,立下可怕誓言的人,你这誓言当真还有吗?”

一个清越的声音传来,然后在恒河女神与毗湿摩母子旁边,多了一位身着朴素白袍的青年,他周身上下,并没有一丝金银之物,周身上下,除下头颈与手部以外,都被衣服鞋子盖住,并不像这方神域的男子,多半都是坦胸露乳,鞋子也是没有鞋跟的那种。

“见过仙人。”

一般这种装饰的人,都是印度神域之中的仙人,毗湿摩连忙向他行礼。在印度神域之中,仙人是一种极为高贵的存在,仅次于神灵。

甚至有很多强大的仙人,就连神灵都敬畏三分。这世上已经有着不少神灵或者人类,因为得罪了仙人,受到巨大的教训的故事了。

就连天帝因陀罗,就是因为敝衣仙人送他一个花环,他当时没有及时回应,便得到了仙人的报复,至今自己的帝位都没有坐稳。

“仙人?”阿德罗斯忍不住讥诮一笑,心中并不以为意,但是却没有多做反驳,他即便当着将自己心中仙人的样子说出来,对方恐怕也不会理解,只是淡淡说道:“你就当我是仙人吧。”

名分这东西,他毕竟不是当事人,不过未来要是有必要,他可以将这里的称呼告知一下当事人。未来让那些金仙们都跑过来看看,至于能不能让印度神域的所谓仙人改名,那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这方神域的仙人,阿德罗斯通过这十多年与恒河女神的交流,也大概明白了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了。

梵天、毗湿奴与湿婆,这三位创世神灵曾创下瑜伽之术,更有启示心灵、赞美天地、包罗万象的吠陀经创出。

他们三位,最擅长化身之法,也不知道化身多少出去了,将这一术一经传给了天地众生,当然,主要还是人类习得了。毕竟人类这一物种,是他们根据自己最习惯的一种形态创立的。

人类之中,或者神人之后,甚至神灵化身,要是矢志修行瑜伽之术与吠陀经的,都被称为仙人。这类人唯有一点不能做,那便是在人间称王。

正因为他们不称王,所以所有的王族对他们更加尊敬,毕竟这是一类不会和他们抢饭碗的一类人啊。

据说天地也钟爱这一类人,他们可以傲视任何婆罗门与刹帝利王者,他们或许有可能实力不强,但是他们的诅咒,却一定会起作用。尤其是当一位仙人以生命对某个人类发出诅咒之时,就不仅仅是起作用了,那是一定会应验的。

当然,这方神域之中,最为重要的东西,必然是正法了。即便是所谓的仙人,也是有着等级区分的,上级仙人指示下级仙人干活,下级仙人就是为上级仙人服务的,大致有四等,普通仙人、刹帝利仙人、婆罗门仙人,以及据说领悟到了天地之理的梵仙。

在天地之中,有梵仙之称的仙人还真没有几个,而且多半都是神灵的化身或者子嗣。像诅咒天帝因陀罗的敝衣仙人,以及逼得八位主神转世投胎的极裕仙人,很明显就是梵仙了。

梵,并不是指梵天的意思,而是天地之始,宇宙之初,据说三大创世神,便是由梵而出。当阿德罗斯当初听到恒河女神这样和他解说梵之时,他便不想再听下去了。

直接将梵换成另外一个字,他可以一直将一百年。

“你来做什么?”

恒河女神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青年,忍不住眉头一皱,一直以来,阿德罗斯从来不会过问她的事情,这一次怎么突然冒了出来,让她感觉十分疑惑。

阿德罗斯轻轻一笑:“刚刚听到你们的交流,有些事情忍不住要问问你这儿子。”

恒河女神听了,眉头又是一皱,忍不住看向了自己的儿子毗湿摩,她可是知道,这位外表年轻,实则也不大的神灵,一般问出的问题都有多刁钻。很多时候,她都是被问得哑口无言,直接不回的。

毗湿摩目光平静,对着阿德罗斯说道:“请仙人问吧。”

他所行的事情,都是依照正法而为,不怕任何盘问。

“我曾听闻,你早年时候,曾立誓不娶妻,不做王,但是又要终身守卫象城。你当初立誓的时候,初衷是什么呢?”

毗湿摩毅然说道:“身为人子,我当初立此誓言,全是为了我父亲的幸福。”

阿德罗斯点了点头,口中赞道:“还真是一个好儿子啊。”随后,他又继续问道:“象城如今的情况,我们都很清楚。如今奇武王逝去,连个子嗣都没有留下,象城已经是后继无人了,连王位都再没人能坐,你还怎么守卫?”

毗湿摩脸上,先是一悲,为自己弟弟的早逝而伤感,然后由浮出一丝笑意:“这一点,我们已经想到了,通过尼育伽,我们还是可以为象城留下继承人的。”

济阳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哪个权威
蚌埠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菏泽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东莞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