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剧情毒鼠强搞笑法律猪油渣

2020-07-29 19:21: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毒鼠强“搞笑法律”猪油渣

2007年12月3日,云南鲁甸县四名小学生在上学途中中毒死亡,消息在上发布后,一些理性的友指出,他们不会是由于消息里所说的吃方便面中毒,因为不管方便面怎样变质,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毒性。果然,12月7日,云南警方经周密调查后得出结论:4名小学生系误食被符合季节性规律。另一方面毒鼠强N染的猪油渣后中毒死亡。

造成这1悲剧“凶手”虽然已找到,但四条鲜活的小生命在风之末端脑海里却久久挥之不去,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这样一件事:就在前不久,大概7、8月份,上流行一个帖子――美国的搞笑法律,里面有一条原文“加利福尼亚和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都有一条古怪的法律规定,如果没有合法的捕鼠执照,使用老鼠夹逮老鼠也属非法行为!”

看着这条“搞笑法律”,我却没法笑得起来。“毒鼠强”正式学名叫4亚甲基二砜四氨,于1949年最早由德国拜耳公司合成。我国在1990年沈阳化工研究院未经批准擅自合成了毒鼠强。尔后,在中国又得到没鼠命、四二四、三步倒、闻到死、邱氏鼠药等等别名。大家可以看出,其用处大都是用于灭鼠。

然而,由于“毒鼠强”毒性大,不容易分解,在我国造成了对人畜生命的巨大威逼。仅以2002年9月14日,南京市汤山镇产生的特大毒鼠强投毒案来说,当时致使300余人中毒,42人死亡。大家应该还记忆犹新。由此,2003年7月18日,农业部、公安部、国家发改委、国家安全监管局等9部门联合发出《关于清查收缴毒鼠强等违禁剧毒杀鼠剂的通告》,在全国范围禁止生产、销售“毒鼠强”的或专项整治活动从此展开。

正由于捕鼠过程中存在着化学药品的使用,乃至可能影响到建筑、周围环境的影响,美国人才规定必须经过有关部门的审查批准,颁布执照才能捕鼠。在这种程序下,如“毒鼠强”这样的剧毒药就能得到有效控制和禁止。

而从2003年到现在,我们的封杀“毒鼠强”这场“人民战争”打的效果如何?鲁甸县4位小学生的中毒而亡这场不该发生的悲剧就从一个侧面提供了证明。

风之末端居住在云南昆明市,我十岁的儿子在看这条时,听到四名小学生是误食用装过“毒鼠强”的塑料袋里装的猪油渣而死去,当即问我什么是猪油渣。在云南,由于地处高原地区,猪油在大众的饮食结构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但是,在云南的城市里,因为城市供应充足,现在也渐渐以食用植物油为主了,即使食用猪油,也都是买已经制成成品的猪化油,自己家里很少炼制猪油,难怪生长在城市里的儿子不知道猪油渣为何物了。

但是,据了解到,鲁甸县带着猪油渣上学的那位小学生家,因为贫困,已经好几年没有杀过猪了。这次刚好家里杀了一头猪,猪油渣就成了他的美味,而且这位小学生还大方地拿出来和其他小火伴分享,想象一下吧,12月3日那天的上学路上,这四位小朋友是如何地高兴,他们不知道,“毒鼠强”这个死神派来的恶魔,正在剥夺他们天真而可爱的小生命!想到此,你、我,情以何堪!

不管造成这1悲剧的“毒鼠强”是以前留下来还是现在买到的,都说明,在我们的山区山村,尽管封杀“毒鼠强”的禁令已下达多年,但依然存在着很大的漏洞,我不得不说这是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失职。风之末端注意到,当事件发生后,当时因为怀疑中毒原因是方便面,云南省有关部门迅速做出反应,整理检查农村副食品市场。现在案件已经水落石出,对“毒鼠强”这个罪魁祸首,我们需要在边远落后山区再次加大宣扬力度,完全清查清缴。

风之末端希望,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把美国的捕鼠要办执照的法律还看成是“搞笑”,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公共安全意识得到了提高。我今天说的话题,不再会如此沉重。

太极集团董事局主席李阳春受邀参加2020大健康产业(重庆)博览会开幕式
中国医药高端论坛峰会——第五届双品汇开幕,太极集团与行业大咖共聚,可谓群英荟萃
第五届双品汇开幕,太极集团获“品牌工业引领奖”等殊荣
为大健康产业发展贡献力量,太极集团登陆2020大健康产业(重庆)博览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