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2019年美国医疗行业十大预言

2020-11-20 16:57: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9年美国医疗行业十大预言 去年我们的十大预测已经实现了5个,还有两个貌似有望在2019年实现。首先,我们正确地预测了Outcome Health公司的融资;其次,我们正确预言了在药品市场上,亚马逊将不会通过B2C模式PBM行业,而是会选择B2B模式,结果亚马逊果然与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联合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并任命知名外科医生、作家阿图•葛文德担任这家公司的CEO。  去年,我们还正确预测了一些创业公司会成功进行资本退出,Flatiron、Landmark和Pillpak等公司的例子可以佐证。此外,随着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出台了更加利好的规则,美国的联邦医保优惠计划也获得了广泛欢迎,近50%的联邦医保受益人都选了优惠计划。最后,我们还预测了各大医保平台会积极收购那些利润更高但监管更少的公司,2018年,安泰并购CVS、信诺并购ESI,以及不久后哈门那可能与沃尔格林公司的合并,都证明了我们的预测是正确的。  当然,去年我们也有一些预测落了空。一是关于医院招聘放缓。2018年美国各大医院新增工作岗位约25万个,同时医院行业通过提高价格抵消了劳动成本的上涨。二是对人工智能的影响过于乐观。虽然人工智能具有很大的潜力,甚至说不定有一天会一切,但目前我们还没看到任何有吸引力的商业应用,除了每个创新产品在产品描述中都鼓吹自己用上了人工智能技术。三是错误地预言了大型制药公司会变得越来越大。四是关于基因编辑技术的商业化,不过我们对此还是充满希望的,今年11月,中国成功对一名婴儿进行了基因编辑的消息就充分说明了它的前景。五是关于《平价医保法案》的修改。考虑到党正在渐渐夺取控制权,奥巴马医改被废除的可能性几乎不复存在,而该法案的修订很可能会在明年实现。  美国医疗保险行业的竞争已趋于白热化,首先是强势的联合健保公司,它以低管理成本和高利润著称;其次是有了PBM业务后利润更高的安泰和信诺等保险公司。在这些巨无霸的挤压下,业内的很多小玩家很难全国居民账户的流失,也无力在Medicare Advantage和Medicaid这种公立医保市场上与专业玩家竞争。为扩大自身体量,家底还算雄厚的医保公司便会谋求并购。另外,美国已有数个州投票同意扩大Medicaid医保计划的参保范围,加之Medicare Advantage计划的火热,各大医保公司也会考虑通过并购来进入这些快速增长且利润越来越高的细分市场。  这里首先要解释一下什么叫责任医疗组织。责任医疗组织是奥巴马医改的核心元素之一,是指不同的医疗机构自愿组织起来成为一个协同合作的整体,为患者提供协同的医疗服务,以达到提高医疗质量、控制医疗成本的目的。责任医疗组织首先在美国联邦医保Medicare中试行。Medicare的2.0版医疗责任组织规则强烈倾向由医生主导的ACO,而不是由医院主导的ACO。这样一来,医生很快就会意识到,他们可以于医院赚取更高的工资。另外,有了资金、管理良好的医疗协议和低成本的分析工具,医生们也更容易享受到规模效益的好处,同时保持自身的性。我们预计,一旦初级保健医师们意识到,没有了大机构的,他们可以做得更好,那么一些大型医疗平台雇佣的医师团体便会破裂。另外我们认为,由医生主导的ACO和由医院主导的ACO在绩效上的差距也会愈发明显。  电子病历系统糟糕的用户体验和繁琐的操作负担,使它早已成为医生们的吐槽对象,我们相信,医疗系统已经听到了医生们的呼声。如果医生们以辞职或退休相,任何一家医院都是吃不消的。因此,他们肯定要做出一些投资来提高医生们的士气。我们认为,下一代的电子病历系统肯定会把提升医生的用户体验当成优先要务,在这方面,语音界面和机器学习等创新技术是大有可为的。谷歌以及很多创业公司都在大力开发语音识别技术,以减轻医生们打字、点击和搜索的负担。有意思的是,在医疗行业应用语音识别系统,其实要比在消费电子产品上应用更容易,因为医疗行业的术语库更小,上下文和语境也更容易预测。另外,亚马逊公司最新发布的用于挖掘临床数据的工具也有助于提高这些系统的效率。  在宣布获得成功五年后,各方力量终于将汇聚在一起,在跨平台操作方面取得实际突破。目前已有多家做电子病历系统的公司正在联合商定数据交换标准。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也表示,愿意行政推动所谓的“患者比文书优先”。美国各州也在积极推进电子病历系统的互联互通,以更好地应对阿片类药物和自然灾害。而在地方层面,由于各个医疗系统中的医生越来越积极管理风险,不同医疗系统之间的“囚徒博弈”也就没意义了。  对于产品与市场尚未完成匹配的公司,2019年留给它们的增长空间将会更少。而这将带来一系列的平台整合。过去五年,医疗行业成立了很多创业公司,而现在我们差不多已经能分辨谁是成功的公司,谁是“还算凑合”的公司了。同时,就业市场上的很多大雇主已经度过了“早期采用者”的阶段,它们更喜欢的合作伙伴,是那些能够把市面上流行的各种单点解决方案纳入标准化设计的医保方案伙伴。这意味着很多处于早期阶段的创业公司都要进行转型,因为对于付费方来说,它们的销售周期要长于那些大雇主,证明有效性的标准也要高于它们。  我们认为,我们已经接近保险技术的炒作周期的顶峰了,2019年将是很多公司踢到铁板的一年。其中,利用计算机编码骗保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风险领域,事实已经证明,它是在Medicare Advantage项目中骗取保金最快的一种方式。由于利用计算机编码骗保的行为十分,“猫捉老鼠”的游戏时时都在上演,支付方总是在寻找还没被编码的疾病,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则对其进行审计,而且CMS几乎总能发现错误,并处以罚款。这种骗保方式之,以至于CMS每年都要进行“编码强度专项调整 ”,来砍掉Medicare Advantage的一部分报销金额。有些作为支付方的创业公司虽然在融资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他们很快会发现,实际业务运营之复杂,以及规模化之,要比他们在融资PPT中畅想的得多。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一名病人如果要做透析,那么他通常每周有三天要去透析中心,每次要在一张椅子里躺三个小时。然而正如快递行业的崛起葬送了西尔斯百货,透析中心被新技术取代也只是迟早的事。对于病人来说,每天在家中接受透析显然更有利于康复,成本也更会便宜得多。已经推广自助式透析很多年了,实践证明,自助式透析比透析中心更加安全和可靠。随着美国医保制度向风险型支付转型,注重管理风险的医生们显然也会更青睐效果更好、更便宜的医疗方法。  我们认为,2019年,各个医保支付方将终于认识到,应该充分鼓励和利用远程医疗技术,而不是把它埋没在无人问津的网站和难用的手机应用里。医疗健康应用Oscar公司表示,目前,该公司有半数以上会员在使用远程医疗服务,并依赖Oscar应用指导他们就医。凯撒医疗半数以上的就诊即将通过虚拟技术完成。医保公司多年积累的数据早已表明,远程医疗要比去实体医院就诊更省钱,而且也能让患者感到更加轻松。目前,就连Medicare也增加了远程医疗费用的报销编码。因此,我们预计,2019年远程医疗的使用量至少将翻一番,同时它的使用将不再局限于感冒或流感等小病,而是扩展到临床疾病管理等领域。  特朗普关于降低药价的豪言壮语被啪啪打脸,制药公司最近甚至涨价涨得更猛了。目前,美国有关部门正在对药品流通环节的涨价进行审查。在美国,平均来说,药品离开制药公司后,在经销环节会涨价40%左右。由于经销环节不透明,患者为药品支付了不合理的高价,而大量利润都被中间商赚走了。我们预计,药品供应生态系统的努力或将在2019年获得实际进展。  DNA测序是一个非常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商机。过去两年间,以单细胞基因组为代表的一些新应用有力推动了这个领域的增长。我们认为,新的测序平台将在2019年悄然出现,这将导致该技术的定价下降。新平台必将带来新应用和更多的业务量,同时也会Illumina的市场主导地位。  我们很期待新的一年将发生什么,也很期待明年年底向读者报告我们的预测是否。  本文作者鲍勃•科克和布莱恩•罗伯茨都是医疗行业的投资人,也是风投机构Venrock的合伙人。佳木斯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
佳木斯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佳木斯治疗白癜风
佳木斯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