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历数唐太宗李世民的正一品四妃李世民4妃是照片

2020-03-26 06:27: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盘点中国古代被冤杀的10大名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利害,你光辉,可是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总是有那末一小撮人在盯着你,千方百计弄死你。他们跟你没有甚么仇,仅仅是由于嫉妒,他们不明刀明枪的跟你动手,常常是借助一个具有权利的蠢货去干这事儿。看到这样的冤案我们常常会无明火起,拍案痛骂。这也是历史的另一种魅力:让人愤怒,悲凉和无奈。

NO.10范雎进谗杀白起

冤枉指数:6

白起是春秋战国时代继孙子和吴起以后最出色的将军,在大秦统一全国的进程中,白起参与指挥了两次足以影响历史的大战:长平之战坑杀了赵国四十万人马,使赵国一病不起;讨伐楚国的战争,成为了年龄战国时期继孙子以后第二个攻克楚国都城郢都的大将,还发掘了楚国先王的陵墓,使东方6国提心吊胆。吓的普遍失去了抵抗意志。

当时秦国文有范雎,武有白起,好象很快就能统一全国了。可悲的是范雎这样一个人物也犯了小人之过——妒忌。利用自己和秦王的关系好,总是抓机会说白起的坏话。终究有一天,秦王在外面征战,要求白起带兵配合一下。白起认为这次战役发动起来不值得,就给秦王提了个建议,说自己不去为好。这是个纯技术性的建议,结果被范雎钻了空子,说白起要造反,秦王本来就对战无不胜的白起有忌惮,于是赏给了白起宝剑,让他自杀。

中国古代被冤杀的10大名将

秦国名将白起

白起愤怒的问到:“为何?”后来转念一下子想通了,“我在赵国杀了4十万人,难道还不应该死吗?”白起死了,秦国一时将才接应不上来,起用了范雎的老乡一个叫郑安平的人,结果这个窝囊废一出兵就捅了漏子,被活捉了。秦王有一次不经意的在范雎眼前说:“白起要是活着,怎么会遭到这样的失败呢?”范雎羞臊的脸都红了,知道秦王在抱怨自己,因而找了个机会辞职走了。结果秦国统一的步伐又推迟了几十年。

“战神”白起是怎样死的?

秦王派出使者,带着宝剑,追上白起,命令他自裁。

他接到宝剑,对天叹道:“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意思就是,我犯了甚么罪过,非要落到今天的下场?

白起自杀的地方,在杜邮,就是今天的咸阳市东郊,渭河北岸的任家嘴。对白起,多数秦国人自然是同情的态度。秦始皇即位以后,念他劳苦功高,把他的儿子白仲分封于太阳,千年以后,繁育出了白居易。白居易在《太原白氏家状二道》中追忆先祖白起,这样写道:“后非其罪,赐死于杜邮。秦人怜之,立祠庙于咸阳,至今存焉。”唐宋时期的白起墓和白起祠庙,没能保存到现在。1970年,解放军三五零三厂施工时,发现了白起墓的墓道,出土了数件兵器、佩剑等文物,如今都保存在咸阳市博物馆。

NO.9伍子胥被杀

冤枉指数:6.5

这事儿听着简直就象是在骗大傻子,藩王威胁的是谁?扯掉对谁最有好处?明摆着是皇帝自己的主张。可是景帝呢?一点儿都不象个敢作敢当的汉子,为了讨好七国让他们罢兵,顺水推舟的说:“对对对,没错没错,是晁错要撤,不光自己要撤,还逼着我听他的。”把晁错给杀了!中国的事儿就是这个德行,你永久也整不明白。领导干部闭着眼睛在台上说瞎话,还TMD说的有声有色!真是惋惜了晁错这个材料。

伍子胥是司马迁最佩服的一个历史任务,司马迁在史记中写到:“伍员身负国耻家仇,却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和彻骨的愤怒等待时机,几十年艰苦奋斗矢志不渝,最后终究杀回了故乡干掉了自己所有的仇人,真是一个有血性的烈丈夫!”

伍子胥的伟大在于他对中国传统的那种以德报怨的观念嗤之以鼻,在他看来,烈火就是要用冷水扑灭,恶人就是要用武力来制服!所以当好朋友申包胥责备他说:“即便国家对不起你,你也不应该反过来毁灭这个国家啊。”伍员须发倒竖说出了一句让千古之下的小人为之颤抖的名言:“以德报怨,则何以报德!”

凌厉,个性鲜明的人必定得不到好结果。这是中国延续了几千年雷打不动的公式,伍员死了,他杀了一个小人费无极,又被另一个小人伯痞弄死,历史恍如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从此,中国的英雄们开始了一个无奈的宿命:活得风风光光,死的窝窝囊囊。

伍子胥鞭尸的典故

伍子胥之父兄为楚平王所害,他立誓要报仇,逃到吴国,帮助吴王阖庐攻破楚国的郢都。时楚平王已死,伍子胥“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

用鞭子抽打300下是件很辛苦的事情,重新坐上车之后的伍子胥一面擦着额头的汗珠一面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情形。虽然没有完全腐烂仍能看出一点楚平王生前的模样,但毕竟死体与活人还是很不一样的。在这张死人的脸上,一点也没有了当年的残暴没有了当年的盛气凌人,死人就是死人。1鞭子下去,没有听到痛苦的惨叫也没有看到呲牙裂嘴和皮开肉绽,有的只是苍蝇乱飞驱虫乱爬。脑袋被抽掉了下来,也只是在地上转动一下,没有哀嚎没有求饶,有的只是旁观者捂住鼻子表情古怪。

伍子胥在想:我奋力把这个已腐烂发臭的尸体打得更不成模样,又得到了甚么?是的,想当年父兄为楚平王所残杀,自己死里逃生,内心的仇恨唤醒了无尽的能量,帮助吴王打败楚国,就是为了报这杀父之仇。可是,鞭打一个死人一具死体和折磨一个活人还是不一样的。如果鞭打一个活人,就免不了会有惨叫哀嚎和求饶,免不了会有血肉横飞皮开肉绽。我的痛恨也就会在他人的惨叫哀嚎血肉模糊当中消失。如果没有,如果楚平王是条硬汉子紧咬牙关不哭喊1声乃至还在不停地辱骂我一家子,那他的宁死不屈也更能刺激我鞭打的力气啊!可是,这些都没有产生。要是能在自己满腔怒火烧得最旺的那一刻把楚平王千刀万剐就好了!但这一切注定都不会产生。在仇恨燃起的那一刻,我杀不了他;而在我能杀他之时,痛恨已逐步消弱。最最无奈的是,我没有可能带着眼前的精兵良将去与若干年前的仇人厮杀。过去的作恶者不是现在眼前的这具尸首,过去的受虐者也不是现在的我。

不去想它了,伍子胥对自己说。仇与恨的问题有点玄乎,但体力的消耗却很实在。在马车的摇晃当中,这位势必流传千古的人物很快进入了梦想,打起盹来了。

NO.8吕后诱杀韩信

冤枉指数:7

韩信的可爱在于他身上具有一种当代美国式的那种自信和坦率,他心里有什么话都敢于说出来,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心里怎样想。比如举几个例子:例子1:他被平定齐地以后,不顾忌讳,公然给刘邦写信说:“齐国这个地方民风刁悍复杂,请让我代理这个地方的王(假王),弹压一下这个地方的邪气。”有人说韩信这是借功劳向刘邦威胁,可是我觉得凭着韩信那种光风奇月的胸襟才不会这样,我相信他是从纯技术角度动身的。

例子2:韩信被贬后,曾在大街上看到了吕后的妹夫樊哙,如果要用现在人的看法,自己这么倒霉的时候看到了皇后的亲戚!那还不赶忙上去巴结一下,跟吕后套套近乎!(彭越就是这样没出息,在蜀地被发配的时候看到了吕后跪着哭求让吕后把他调回老家去养老。)韩信偏不,笑咪咪的骂樊哙:“看见我来了还不磕头!”樊哙慑于韩信昔日的威望,马上下马磕头:“能在这里看到大王真的很荣幸!”韩信哈哈大笑,敲了敲樊哙的脑袋:“你是侯,我也是侯,用不着再象以往那样下跪了!唉,真没有想到,我韩信今天竟然会沦落到和你和周勃这样的大老粗为伍!”说完了扭头就走,一点都不在乎樊哙在射向他背后那怨毒的眼光。

例子3:被贬后在皇宫和刘邦聊天,刘邦摸索着问他:“韩信啊,你说句实话,你说我这样的去带兵打仗,凭我的才能到底能带多少兵啊?”说完后可怜巴巴的看着韩信,希望他看在自己是皇帝的份儿上能鼓励一下。韩信脑袋一晃,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你撑死也就带十万兵吧,再多了肯定乱套。”刘邦气的目瞪口呆,挖苦的回击了一下:“那你呢?”韩信想也没想:“我固然多多益善了。”刘邦更气了,说了1句非常小家子气的话:“多多益善,那我为什么是皇帝,而你只能供我驱策呢?”韩信这才知道把皇帝给气着了,赶忙给了个台阶下:“您善于统帅将领嘛,所以我带多少兵都是你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明摆着是敷衍皇帝,刘邦无论如何也乐和不起来了。

不出所料,后来吕后把韩信给杀了,刘邦当时开心的不得了,简直得意的忘了形,竟然追问了吕后好几次:“杀了?真杀了?”(这不是杜撰,史记上有记载,高祖又惋惜又高兴。这两种表情加起来可够难看的。)然后夫妻两个为了蒙混过关,捏造说韩信图谋联合陈希(一个小角色,属于流氓投机份子,造反被刘邦镇压了。)造反,我觉得这个理由刘邦自己都不相信,韩信连樊哙都看不上,会巴巴的上赶着去找陈希?

NO.7汉景帝杀晁错

冤枉指数:7.5

汉朝建立的时候,刘邦认为秦代是被郡县制度给害的,地方上权利太小,所以1出现造反的事情,郡县没有气力应付。所以学周代,分封各个王,还杀白马宣誓,只能姓刘确当王。他把10几个儿子弄到各个地方当王,心想不管谁造反当皇帝都姓刘,没关系。

可是后来的皇帝可就苦了,这些个王一个个的越来权势越大,到了景帝的时候,有的王自己铸钱流通,中央根本控制不了。景帝就找人谋划这个事儿,晁错也是这个意见,于是俩人一拍即合,成了合作伙伴,开始搞削藩。这些王不干了,起来造反,就是历史上著名的7国之乱。师出得着名啊,公开说推翻皇帝自己取代太赤衣 果衣 果了,因而想来想去整了个“清君侧”,意思是说皇帝是好的,就是让晁错给把持了,逼迫皇帝撤藩。

个人认为春秋到秦的时候,中国的风气非常的好,把诚信看得比命还重要(比如侯赢报答完了主子信陵君,觉得欺骗了国王对不起国家,竟然自杀了;还有比如燕公子光去造访田光,跟他谈机密的事情,嘱咐他不要泄漏,田光认为公子光这样说是侮辱自己的诚信,也自杀了。)。就是从汉代以后,风气开始变坏,都是刘邦和他的这帮子孙造的孽。

NO.6司马昭杀邓艾

冤枉指数:8

司马昭我个人认为在中国历史上是最阴的人物之一,先不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就说他指使手下成济杀掉皇帝吧,皇帝摆开了架式要去进攻他的王府,半路被一队兵给杀了。瞎子也看出来了是司马昭指使的,可这小子楞是抱着皇帝的尸体大哭,还喊着要凌迟了成济给皇帝报仇。连他的手下都看不过去了,有个叫陈泰的说:“成济只是个侍卫,太小了吧。你哪怕把带队的贾充(司马昭的心腹,带队指挥成济杀了皇帝。)给杀了,也能稍微的蒙蔽一下天下人的线人啊。”

司马昭假装没听见,继续痛哭。这样的人肯定干不出甚么好事儿,后来邓艾、钟会两路讨伐蜀汉,走之前,钟会的大哥钟愈就跟司马昭说:“我弟弟不知道深浅,一直把自己当作天下奇才,让他带兵恐怕会出乱子。”司马昭说不会,你放心吧。钟愈走后,司马翻身就对心腹说:“钟会的大哥说的不错,我对钟会真的不放心。”他手下问:“那你还让他去?”司马昭说:“这次去讨伐蜀汉有很多困难,很多大将都不敢去,如果没有胆量却强制他们动身,那会毁了大军。钟会这个人有胆量,一定能成功,事成后我再收拾他。”

果然后来钟会妒忌邓艾的功劳,上书说邓要谋反,请司马昭授权自己去讨伐邓。司马昭这个时候还没有完成针对钟会的部署,就顺水推舟同意了他的请求,让他火速进攻成都。自己偷偷的命令卫灌潜入钟会军中联系反对钟会的将军,并且命令贾充火速进入汉中,断了钟会的后路。这样,可怜邓艾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糊里糊涂的成了司马昭拖延时间的一个棋子儿!!!一代名将死的如此的不值,真的让人感到惋惜。

后来有个大臣叫段灼的实在看不过去,给他儿子司马炎写了个奏章,说:说邓艾谋反太说不过去了,钟会的人马是他的四倍,就驻扎在离成都不远的山谷里,都控制着要道,就是个白痴也不会选择在那种情势下造反啊。而且邓都七十多岁了,有今天没明天的人了,难道还想当皇帝吗?司马炎知道这其中的奥妙,司马昭活着的时候大概就交代了说邓艾只是被自己小小的利用了一下,说他谋反根本就是扯淡。所以司马炎立刻就给邓艾恢复了名誉,可是人都死了,这类马后炮啥用都没有。

NO.5宋文帝杀檀道济

冤枉指数:8.5

南朝时候的刘宋在一开始的时候是很凶悍的,北边一直打到山东和河北,西边攻克了关中地区,差一点儿就提早统一了全国,这有赖于两个出色的大将,西边是王猛的孙子王镇恶,北边就是南朝著名的猛将檀道济。这两个人都是死于自己人之手,比起王镇恶的死,檀道济更加冤枉。

檀道济的业绩不多说了,量筹唱沙巧退魏兵,树上开花从容撤兵。不光英勇非常,而且谋略超群,是北魏最忌惮的南朝猛将。刘裕生前就很看重他,临死的时候还托付檀好好为儿子效率。他儿子刘义隆继承了皇位,历史上称文帝,客观的说,这家伙不是个糊涂人,而且在政务上还是个好手,把国家治理的不错。惋惜的是他有点儿忌讳檀的英勇和威名,这就给小人进谗创造了机会。后来事情的发展完全是中国式的诡计,一个小人使劲儿的挑拨,理由也模模糊糊,皇帝呢就顺水推舟下诏命令檀自杀。

旨意到了檀那里,檀愤怒的头发上竖,折断手里的弓掷到了地上,大声的痛骂:“你们这不是在损坏自己的万里长城吗?”

N年以后,北魏的越来越强大,不断的向南吞噬宋的国土,一次魏的大军乃至打过了长江!宋文帝吓得向东逃到了镇江的北固山上。看着山下的魏兵自由来往,文帝哆嗦着嘴唇说:“檀道济要是活着,绝对不会让魏兵如此的猖狂。”

NO.4杨广杀高颖

冤枉指数:9

我们知道隋文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难得的好皇帝,他治理的天下是四面平八面光,好的不得了,历史上记载,他国库里存的食粮到了唐太宗的时候还没有吃完!!!而且自己还相当的怕老婆,跟结发妻子独孤皇后俩人恩恩爱爱,他老婆都过意不去了,说皇帝自古以来都是三宫六院的,你一个妃子都没有也不好,让天下人看了好象我不贤慧似的。就做主给他物色了几个妃子。

文帝手下著名的大臣很多,其中最有威信最得力的干将就是司徒高颖。这个人文武双全,打年轻的时候就跟随文帝,很多好主意都是他出的,而且居中调度,帮助文帝统一了天下。他德高望重,被百姓赞美称赞,连皇帝的几个儿子都很尊敬他。可是文帝死后,儿子杨广上了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开始玩命儿的糟蹋他老爹留下来的家产。

高颖当朝,极力的劝阻他少干荒唐事儿,杨广惧怕高颖的威信,还不敢太胡来,但是心里很恨高颖。当时杨广手下有个叫杨素和宇文化及的,俩人儿都很恨高颖,嫌他挡在前面不允许自己接近皇帝,耽误了自己的前程。就开始搜罗罪证,诬告高颖。终于最后捉住了个甚么痛处,我也没太记清楚(不能怪我,史书上写的就不清楚),不清不楚的把高给杀了。

高颖1死,杨广去掉了最大的一个心病,开始为所欲为,手下杨素和宇文化及也开始夺取了朝政。不过杨广这个人很有意思,猜疑心特别重,跟任何人都不交心,他不管你是君子小人,今天宠你,也许明天心血来潮就找个理由作了你。所以杨素他们的日子过得也其实不舒服,有一次杨素病了,家里人说找个大夫看看吧,杨素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吃什么药看甚么大夫啊,现在我死了,你们还能得到加封和赏赐。要是不识相的硬梆梆的活着,不知道哪天就被灭了族。”于是玩命的纵情欢乐,楞是把自己给折腾死了。这也算是诬告高颖的报应吧。

NO.2宋高宗杀岳飞

冤枉指数:9.5

岳飞死的吧,可能还不算冤枉,为何这样说呢。这小子你伐金就伐金吧,伐金的人多了。可是你不该提出“迎回二帝”这样的口号,结果口号1喊,把宋高宗给整了个不尴不尬,哦,我这儿费劲八力的指挥着伐金,把两个皇帝给接回来,那我往哪儿摆啊。

实际上,本来高宗对岳飞是非常信任和爱好的,岳飞呢,本人没有甚么背景,也不是出身世家。仅仅是由于作战英勇被宗泽欣赏,曾经对高宗提了那末一下。高宗就注意了这个人才,着意培养,短短几年,就提拔到了与韩世忠同级别的大将。后来岳飞在襄阳屯田,有人进谗说岳飞的权利太大,可能要造反。高宗根本不信,把书信包了一包给岳飞,表示我信的着你,以后再有类似的信都原封不动寄给你。岳飞特别的感激皇帝,因而对皇帝保证说:皇帝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攻克黄龙府,迎回二帝!高宗看了后立刻吐血。

终究,历史安排了一个倒霉蛋儿出来为皇帝承当责任了,这个人就是秦侩。这小子也知道岳飞不好扳倒,但是他抓住了皇帝的心理,一天,他战战惊惊的说到:“岳飞提的口号自然是能鼓舞人心,鼓励士气,可是皇上啊,天上不可以有三个太阳啊。”高宗心里1震。

岳飞终究死了,这个直肠子到死也没弄明白奥妙在哪里。他向皇帝讨说法,皇帝没办法,给了三个字“莫须有”。

盘点中国古代被冤杀的10大名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利害,你光辉,可是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总是有那么一小撮人在盯着你,千方百计弄死你。他们跟你没有甚么仇,仅仅是由于妒忌,他们不明刀明枪的跟你动手,常常是借助一个拥有权利的蠢货去干这事儿。看到这样的冤案我们常常会无明火起,拍案痛骂。这也是历史的另一种魅力:让人愤怒,悲凉和无奈。

NO.10范雎进谗杀白起

冤枉指数:6

白起是年龄战国时代继孙子和吴起以后最出色的将军,在大秦统一全国的进程中,白起参与指挥了两次足以影响历史的大战:长平之战坑杀了赵国四十万人马,使赵国一病不起;讨伐楚国的战争,成为了年龄战国时期继孙子之后第二个攻克楚国都城郢都的大将,还发掘了楚国先王的陵墓,使东方6国提心吊胆。吓的普遍失去了抵抗意志。

当时秦国文有范雎,武有白起,好象很快就能统一全国了。可悲的是范雎这样一个人物也犯了小人之过——嫉妒。利用自己和秦王的关系好,老是抓机会说白起的坏话。终究有一天,秦王在外面征战,要求白起带兵配合一下。白起认为这次战役发动起来不值得,就给秦王提了个建议,说自己不去为好。这是个纯技术性的建议,结果被范雎钻了空子,说白起要造反,秦王本来就对战无不胜的白起有忌惮,因而赏给了白起宝剑,让他自杀。

中国古代被冤杀的十大名将

秦国名将白起

白起愤怒的问到:“为什么?”后来转念一下子想通了,“我在赵国杀了4十万人,难道还不应该死吗?”白起死了,秦国一时将才接应不上来,起用了范雎的老乡一个叫郑安平的人,结果这个窝囊废1出兵就捅了漏子,被活捉了。秦王有一次不经意的在范雎面前说:“白起要是活着,怎么会遭到这样的失败呢?”范雎羞臊的脸都红了,知道秦王在埋怨自己,因而找了个机会辞职走了。结果秦国统一的步伐又推迟了几十年。

“战神”白起是怎样死的?

秦王派出使者,带着宝剑,追上白起,命令他自裁。

他接到宝剑,对天叹道:“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意思就是,我犯了甚么罪过,非要落到今天的下场?

白起自杀的地方,在杜邮,就是今天的咸阳市东郊,渭河北岸的任家嘴。对白起,多数秦国人自然是同情的态度。秦始皇即位以后,念他劳苦功高,把他的儿子白仲分封于太阳,千年以后,繁育出了白居易。白居易在《太原白氏家状二道》中追思先祖白起,这样写道:“后非其罪,赐死于杜邮。秦人怜之,立祠庙于咸阳,至今存焉。”唐宋时期的白起墓和白起祠庙,没能保存到现在。1970年,解放军三五零三厂施工时,发现了白起墓的墓道,出土了数件兵器、佩剑等文物,如今都保存在咸阳市博物馆。

NO.9伍子胥被杀

冤枉指数:6.5

这事儿听着简直就象是在骗大傻子,藩王威胁的是谁?扯掉对谁最有好处?明摆着是皇帝自己的主张。可是景帝呢?一点儿都不象个敢作敢当的汉子,为了讨好七国让他们罢兵,顺水推舟的说:“对对对,没错没错,是晁错要撤,不光自己要撤,还逼着我听他的。”把晁错给杀了!中国的事儿就是这个德行,你永久也整不明白。领导干部闭着眼睛在台上说瞎话,还TMD说的有声有色!真是惋惜了晁错这个材料。

伍子胥是司马迁最佩服的一个历史任务,司马迁在史记中写到:“伍员身负国耻家仇,却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和透骨的愤怒等待时机,几十年艰苦奋斗矢志不渝,最后终究杀回了故乡干掉了自己所有的仇人,真是一个有血性的烈丈夫!”

伍子胥的伟大在于他对中国传统的那种以德报怨的观念嗤之以鼻,在他看来,烈火就是要用冷水扑灭,恶人就是要用武力来制服!所以当好朋友申包胥责备他说:“即便国家对不起你,你也不应该反过来毁灭这个国家啊。”伍员须发倒竖说出了一句让千古之下的小人为之颤抖的名言:“以德报怨,则何以报德!”

凌厉,个性鲜明的人必然得不到好结果。这是中国延续了几千年雷打不动的公式,伍员死了,他杀了一个小人费无极,又被另一个小人伯痞弄死,历史仿佛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从此,中国的英雄们开始了一个无奈的宿命:活得风风光光,死的窝窝囊囊。

伍子胥鞭尸的典故

伍子胥之父兄为楚平王所害,他立誓要报仇,逃到吴国,帮助吴王阖庐攻破楚国的郢都。时楚平王已死,伍子胥“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

用鞭子抽打300下是件很辛苦的事情,重新坐上车以后的伍子胥一面擦着额头的汗珠一面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情形。虽然没有完全腐烂仍能看出一点楚平王生前的样子,但毕竟死体与活人还是很不一样的。在这张死人的脸上,一点也没有了当年的残暴没有了当年的盛气凌人,死人就是死人。1鞭子下去,没有听到痛苦的惨叫也没有看到呲牙裂嘴和皮开肉绽,有的只是苍蝇乱飞驱虫乱爬。脑袋被抽掉了下来,也只是在地上转动一下,没有哀嚎没有求饶,有的只是旁观者捂住鼻子表情古怪。

伍子胥在想:我奋力把这个已腐烂发臭的尸体打得更不成模样,又得到了甚么?是的,想当年父兄为楚平王所残杀,自己死里逃生,内心的痛恨唤醒了无尽的能量,帮助吴王打败楚国,就是为了报这杀父之仇。可是,鞭打一个死人一具死体和折磨一个活人还是不一样的。如果鞭打一个活人,就免不了会有惨叫哀嚎和求饶,免不了会有血肉横飞皮开肉绽。我的痛恨也就会在他人的惨叫哀嚎血肉模糊当中消失。如果没有,如果楚平王是条硬汉子紧咬牙关不哭喊1声乃至还在不停地辱骂我一家子,那他的宁死不屈也更能刺激我鞭打的力气啊!可是,这些都没有产生。要是能在自己满腔怒火烧得最旺的那一刻把楚平王千刀万剐就好了!但这一切注定都不会发生。在痛恨燃起的那一刻,我杀不了他;而在我能杀他之时,痛恨已逐步消退。最最无奈的是,我没有可能带着眼前的精兵良将去与若干年前的仇人厮杀。过去的作恶者不是现在眼前的这具尸首,过去的受虐者也不是现在的我。

不去想它了,伍子胥对自己说。仇与恨的问题有点玄乎,但体力的消耗却很实在。在马车的摇晃当中,这位势必流传千古的人物很快进入了梦想,打起盹来了。

NO.8吕后诱杀韩信

冤枉指数:7

韩信的可爱在于他身上具有一种当代美国式的那种自信和坦率,他心里有什么话都勇于说出来,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心里怎样想。比如举几个例子:例子一:他被平定齐地以后,不顾忌讳,公然给刘邦写信说:“齐国这个地方民风刁悍复杂,请让我代理这个地方的王(假王),弹压一下这个地方的邪气。”有人说韩信这是借功劳向刘邦威胁,可是我觉得凭着韩信那种光风奇月的胸襟才不会这样,我相信他是从纯技术角度动身的。

例子二:韩信被贬后,曾在大街上看到了吕后的妹夫樊哙,如果要用现在人的看法,自己这么倒霉的时候看到了皇后的亲戚!那还不赶紧上去巴结一下,跟吕后套套近乎!(彭越就是这样没出息,在蜀地被发配的时候看到了吕后跪着哭求让吕后把他调回老家去养老。)韩信偏不,笑咪咪的骂樊哙:“看见我来了还不磕头!”樊哙慑于韩信昔日的威信,马上下马磕头:“能在这里看到大王真的很荣幸!”韩信哈哈大笑,敲了敲樊哙的脑袋:“你是侯,我也是侯,用不着再象以往那样下跪了!唉,真没有想到,我韩信今天竟然会沦落到和你和周勃这样的大老粗为伍!”说完了扭头就走,一点都不在乎樊哙在射向他背后那怨毒的眼光。

例子三:被贬后在皇宫和刘邦聊天,刘邦摸索着问他:“韩信啊,你说句实话,你说我这样的去带兵打仗,凭我的才能到底能带多少兵啊?”说完后可怜巴巴的看着韩信,希望他看在自己是皇帝的份儿上能鼓励一下。韩信脑袋一晃,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你撑死也就带十万兵吧,再多了肯定乱套。”刘邦气的目瞪口呆,挖苦的回击了一下:“那你呢?”韩信想也没想:“我固然多多益善了。”刘邦更气了,说了一句非常小家子气的话:“多多益善,那我为什么是皇帝,而你只能供我驱策呢?”韩信这才知道把皇帝给气着了,赶忙给了个台阶下:“您善于统帅将领嘛,所以我带多少兵都是你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明摆着是敷衍皇帝,刘邦无论如何也乐和不起来了。

不出所料,后来吕后把韩信给杀了,刘邦当时开心的不得了,简直得意的忘了形,竟然追问了吕后好几次:“杀了?真杀了?”(这不是杜撰,史记上有记载,高祖又惋惜又高兴。这两种表情加起来可够难看的。)然后夫妻两个为了蒙混过关,捏造说韩信图谋联合陈希(一个小角色,属于流氓投机份子,造反被刘邦弹压了。)造反,我觉得这个理由刘邦自己都不相信,韩信连樊哙都看不上,会巴巴的上赶着去找陈希?

NO.7汉景帝杀晁错

冤枉指数:7.5

汉代建立的时候,刘邦认为秦代是被郡县制度给害的,地方上权利太小,所以一出现造反的事情,郡县没有气力应付。所以学周朝,分封各个王,还杀白马宣誓,只能姓刘的当王。他把10几个儿子弄到各个地方当王,心想不管谁造反当皇帝都姓刘,没关系。

可是后来的皇帝可就苦了,这些个王一个个的越来势力越大,到了景帝的时候,有的王自己铸钱流通,中央根本控制不了。景帝就找人谋划这个事儿,晁错也是这个意见,因而俩人一拍即合,成了合作伙伴,开始搞削藩。这些王不干了,起来造反,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七国之乱。师出得着名啊,公然说颠覆皇帝自己取代太赤衣 果衣 果了,因而想来想去整了个“清君侧”,意思是说皇帝是好的,就是让晁错给把持了,逼迫皇帝撤藩。

个人认为年龄到秦的时候,中国的风气非常的好,把诚信看得比命还重要(比如侯赢报答完了主子信陵君,觉得欺骗了国王对不起国家,竟然自杀了;还有比如燕公子光去造访田光,跟他谈机密的事情,嘱咐他不要泄漏,田光认为公子光这样说是侮辱自己的诚信,也自杀了。)。就是从汉代以后,风气开始变坏,都是刘邦和他的这帮子孙造的孽。

NO.6司马昭杀邓艾

冤枉指数:8

司马昭我个人认为在中国历史上是最阴的人物之一,先不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就说他指使手下成济杀掉皇帝吧,皇帝摆开了架式要去进攻他的王府,半路被一队兵给杀了。瞎子也看出来了是司马昭指使的,可这小子楞是抱着皇帝的尸体大哭,还喊着要凌迟了成济给皇帝报仇。连他的手下都看不过去了,有个叫陈泰的说:“成济只是个侍卫,太小了吧。你哪怕把带队的贾充(司马昭的亲信,带队指挥成济杀了皇帝。)给杀了,也能略微的蒙蔽一下天下人的线人啊。”

司马昭伪装没听见,继续痛哭。这样的人肯定干不出甚么好事儿,后来邓艾、钟会两路讨伐蜀汉,走之前,钟会的大哥钟愈就跟司马昭说:“我弟弟不知道深浅,一直把自己当作天下奇才,让他带兵恐怕会出乱子。”司马昭说不会,你放心吧。钟愈走后,司马翻身就对心腹说:“钟会的大哥说的不错,我对钟会真的不放心。”他手下问:“那你还让他去?”司马昭说:“这次去讨伐蜀汉有很多困难,很多大将都不敢去,如果没有胆量却强制他们动身,那会毁了大军。钟会这个人有胆量,一定能成功,事成后我再整理他。”

果然后来钟会妒忌邓艾的功劳,上书说邓要谋反,请司马昭授权自己去讨伐邓。司马昭这个时候还没有完成针对钟会的部署,就顺水推舟同意了他的要求,让他火速进攻成都。自己偷偷的命令卫灌潜入钟会军中联系反对钟会的将军,并且命令贾充火速进入汉中,断了钟会的后路。这样,可怜邓艾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糊里糊涂的成了司马昭拖延时间的一个棋子儿!!!一代名将死的如此的不值,真的让人感到惋惜。

后来有个大臣叫段灼的实在看不过去,给他儿子司马炎写了个奏章,说:说邓艾谋反太说不过去了,钟会的人马是他的4倍,就驻扎在离成都不远的山谷里,都控制着要道,就是个白痴也不会选择在那种情势下造反啊。而且邓都七十多岁了,有今天没明天的人了,难道还想当皇帝吗?司马炎知道这其中的奥妙,司马昭活着的时候大概就交代了说邓艾只是被自己小小的利用了一下,说他谋反根本就是扯淡。所以司马炎立刻就给邓艾恢复了名誉,可是人都死了,这种马后炮啥用都没有。

NO.5宋文帝杀檀道济

冤枉指数:8.5

南朝时候的刘宋在一开始的时候是很凶悍的,北边一直打到山东和河北,西边攻克了关中地区,差一点儿就提早统一了全国,这有赖于两个出色的大将,西边是王猛的孙子王镇恶,北边就是南朝著名的猛将檀道济。这两个人都是死于自己人之手,比起王镇恶的死,檀道济更加冤枉。

檀道济的业绩不多说了,量筹唱沙巧退魏兵,树上开花从容撤兵。不光英勇非常,而且谋略超群,是北魏最忌惮的南朝猛将。刘裕生前就很看重他,临死的时候还托付檀好好为儿子效率。他儿子刘义隆继承了皇位,历史上称文帝,客观的说,这家伙不是个胡涂人,而且在政务上还是个好手,把国家治理的不错。可惜的是他有点儿忌讳檀的英勇和威名,这就给小人进谗创造了机会。后来事情的发展完全是中国式的诡计,一个小人使劲儿的挑拨,理由也模模糊糊,皇帝呢就顺水推舟下诏命令檀自杀。

旨意到了檀那里,檀愤怒的头发上竖,折断手里的弓掷到了地上,大声的痛骂:“你们这不是在损坏自己的万里长城吗?”

N年以后,北魏的越来越强大,不断的向南吞噬宋的国土,一次魏的大军乃至打过了长江!宋文帝吓得向东逃到了镇江的北固山上。看着山下的魏兵自由来往,文帝哆嗦着嘴唇说:“檀道济要是活着,绝对不会让魏兵如此的猖狂。”

NO.4杨广杀高颖

冤枉指数:9

我们知道隋文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难得的好皇帝,他治理的天下是四面平八面光,好的不得了,历史上记载,他国库里存的食粮到了唐太宗的时候还没有吃完!!!而且自己还相当的怕老婆,跟结发妻子独孤皇后俩人恩恩爱爱,他老婆都过意不去了,说皇帝自古以来都是三宫六院的,你一个妃子都没有也不好,让天下人看了好象我不贤慧似的。就做主给他物色了几个妃子。

文帝手下著名的大臣很多,其中最有威信最得力的干将就是司徒高颖。这个人文武双全,打年轻的时候就跟随文帝,很多好主意都是他出的,而且居中调度,帮助文帝统一了天下。他德高望重,被百姓赞美称颂,连皇帝的几个儿子都很尊重他。可是文帝死后,儿子杨广上了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开始玩命儿的糟蹋他老爹留下来的家产。

高颖当朝,极力的劝阻他少干荒唐事儿,杨广惧怕高颖的威信,还不敢太胡来,但是心里很恨高颖。当时杨广手下有个叫杨素和宇文化及的,俩人儿都很恨高颖,嫌他挡在前面不允许自己接近皇帝,耽误了自己的前途。就开始搜罗罪证,诬告高颖。终究最后捉住了个甚么痛处,我也没太记清楚(不能怪我,史书上写的就不清楚),不清不楚的把高给杀了。

高颖1死,杨广去掉了最大的一个心病,开始为所欲为,手下杨素和宇文化及也开始夺取了朝政。不过杨广这个人很有意思,猜疑心特别重,跟任何人都不交心,他不管你是君子小人,今天宠你,或许明天心血来潮就找个理由作了你。所以杨素他们的日子过得也其实不舒服,有一次杨素病了,家里人说找个大夫看看吧,杨素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吃什么药看甚么大夫啊,现在我死了,你们还能得到加封和赏赐。要是不知趣的硬梆梆的活着,不知道哪天就被灭了族。”因而玩命的纵情欢乐,楞是把自己给折腾死了。这也算是诬告高颖的报应吧。

NO.3唐庄宗杀郭崇涛

冤枉指数:9.5

李克用的儿子李存勖其实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乃至比他老爹都有本事。李克用死后,留下了不少干儿子,个个威信隆重,战功赫赫,有人就担心李存勖统帅不了这些人,劝他杀掉一些,巩固自己的地位。李存勖不答应,他知道要统帅这帮人,首先要让他们心服!因而自己在投降的兵士里挑选了五百个骑兵,让他们骑白马使用银枪,号称银枪校节督。充当自己的卫兵,每当碰到硬骨头的时候,李自己就带着这些兵对他的干兄弟门说:“你们在这好好呆着吧,看我给你们打个样儿看看!”亲身冲上去把对方解决。结果手下的这些人愈来愈怕也愈来愈服。

同时李还注意提拔年轻人材,充实自己的班子,这个时候他选上了年轻干练的郭崇韬。郭这个人很了不起,真正是一个上马治军,下马治民的人材。开始的时候很多人不服他,后来他一次次的立功,人们越来越佩服他,称他为唐的后起之秀。后唐立国后,唐庄宗李存勖开始躺在功劳本上享受,但是这个时候有郭崇韬担负尚书仆射,尽力保持着,大局还好。

后来,庄宗命令郭带着太子去讨伐四川,一路上,郭尽心尽力,用智慧和谋略很快的平定了蜀地,并且昼夜的教导太子好好学习。太子呢,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性情有点儿叛逆,对郭的唠叨和管束很不耐烦。结果太子手下有个嫉妒郭的大臣就开始吹风,说:“太子啊,你看郭这个人太讨厌了,我们杀了他吧,这样就没人管你了,你就可以好好玩儿了啊。”太子眼睛1亮:“真的吗?那你帮我把他弄死吧,我也讨厌这个家伙。”

因而一个暗杀诡计就这样儿戏般的开始了,这个进谗的人在太子府里布置好了,就假传太子的命令,让郭近来议事。郭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在堂上看到了太子和他身旁那个进谗的人。就上去磕头,刚刚跪下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人抽出袖子里的大锤当头就是一下子,把郭当场给砸死了。

事后太子都有点儿害怕,那个凶手说:“这事儿简单,我们罗织点儿罪名就好了。”因而编了一大堆瞎话,写了个本子给了庄宗。庄宗一开始看到了很吃惊,喃喃的说:“我跟郭认识的时间太长了,郭不会造反吧。”手下的一个戏子过来讲:“咳,杀了就杀了,这有甚么啊。现在太子就在四川,可不能逼急了他,不如就顺水推舟同意了吧。”庄宗也真是忘八,拿起笔来批了个好字,还赏赐了“平叛”的有关人员。

这个事件在朝野造成了相当大的震动,很多大臣从这件事情上看到了庄宗真的是胡涂了。他的那些干兄弟也开始蠢蠢欲动。后来,太子由于没有了郭的辅佐,很快从四川被赶了出来,狼狈的逃回了京城,庄宗知道冤枉了郭,非常后悔,名誉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天夜里,庄宗的干哥哥李嗣源带兵冲进了皇宫……

NO.2宋高宗杀岳飞

冤枉指数:9.5

岳飞死的吧,可能还不算冤枉,为什么这样说呢。这小子你伐金就伐金吧,伐金的人多了。可是你不该提出“迎回二帝”这样的口号,结果口号1喊,把宋高宗给整了个不尴不尬,哦,我这儿费力8力的指挥着伐金,把两个皇帝给接回来,那我往哪儿摆啊。

实际上,本来高宗对岳飞是非常信任和爱好的,岳飞呢,本人没有甚么背景,也不是出身世家。仅仅是由于作战英勇被宗泽欣赏,曾对高宗提了那末一下。高宗就注意了这个人材,着意培养,短短几年,就提拔到了与韩世忠同级别的大将。后来岳飞在襄阳屯田,有人进谗说岳飞的权利太大,可能要造反。高宗根本不信,把书信包了一包给岳飞,表示我信的着你,以后再有类似的信都原封不动寄给你。岳飞特别的感激皇帝,因而对皇帝保证说:皇帝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攻克黄龙府,迎回二帝!高宗看了后立刻吐血。

终究,历史安排了一个倒霉蛋儿出来为皇帝承担责任了,这个人就是秦侩。这小子也知道岳飞不好扳倒,但是他抓住了皇帝的心理,一天,他战战惊惊的说到:“岳飞提的口号自然是能鼓舞人心,激励士气,可是皇上啊,天上不可以有三个太阳啊。”高宗心里一震。

岳飞终究死了,这个直肠子到死也没弄明白奥妙在哪里。他向皇帝讨说法,皇帝没办法,给了三个字“莫须有”。

孩子夜间咳嗽厉害吃什么
治疗脖子疼痛效果好的药
得了鼻塞怎么办能恢复吗
威门热清淋颗粒线上怎么购买

下一篇:共奏文化之声踏上奇异旅程特工

上一篇:韩剧城市猎人开播原著粉丝怨声载道特工

分享到:
相关内容
全国蔬菜价格基本呈高位稳定态势照片
gg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