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鹤舞月明第一七七章气度

2020-01-24 23:3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一〇七七章 气度

第一〇七七章气度

“嗯,想骗郑晓江很简单,他和你一样不是东西,看见美女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不过,田园号上应该也有普通的引鬼香吧,马慧娟为什么要带着特制的引鬼香?她有毛病,装神弄鬼上瘾吗?”

郑晓江留给慕容雪菲的印象,勉强还是不错,至少,比马慧娟强多了。

其实补敬一事,仔细品味,大有味道,不过,慕容雪菲懒得费这个劲。

既然是特制,肯定有diǎn小麻烦的,比如,要贵一diǎn,慕容雪菲,不大相信,马慧娟,是一个没事会给自己找麻烦的人,即使她很希望马慧娟是一个白痴。

“师叔,马慧娟喜欢,可能也习惯了,成为大家瞩目的中心,但她毕竟只是红甲三重天,也没有真的到过鬼雾海,对自己信心不足,又想出风头。带着几只不显眼的引鬼香,偷偷的diǎn燃,成则明居其功,败则窃诿其过,这种小算计,马慧娟家学渊源,是很有一套的。而且,他爹是小商铺的掌柜,稀奇古怪的小玩艺,不缺。她昨晚能坚持到最后,肯定有外物之功。嘿嘿,精明,小气,又长的,嗯,很一般,郑晓江,运气很差啊。”

凤如山悬崖勒马,急忙改口,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哟呵,她怎么想的,你怎么知道?你这么清楚,成了她肚子里的蛔虫,是不是成天想着她!……。”

锲而不舍之下,慕容雪菲,终于还是抓住了凤如山的马脚,至于凤如山説的是不是有道理,也许有,也许没有,但现在已经不要重要了,一diǎn都不重要。

“嘿嘿,老朱小时候是大将军的儿子,如马慧娟一般,一心想靠嫁入豪门,向上爬的小姑娘心里的种种算计,老朱经验丰富的很,我都是听老朱讲的,……。”

“唉,言多必失,我这臭嘴!”

凤如山心中,暗暗抽了自己几个嘴巴,没办法,只有习惯性的把污水泼到朱玉北的身上,至于慕容雪菲信不信,嘿嘿,这个,就要看慕容雪菲的心情了。

“胡扯,老朱比你有出息多了,你老实交代,……。”

朱玉北的借口,慕容雪菲很熟悉,肯定不会就此收兵。

凤如山和慕容雪菲自然想不到,朱玉北现在,也在想着他们,不过,朱玉北却没时间去回忆自己传授给凤如山的经验。当然,朱玉北当年,也根本没有类似的经验,至少,不像凤如山所言一般丰富。

……

“老爷,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派主力去救木难儿,最多派几只精锐的小分队去骚扰一下魔族的补给线,已经对得起木难儿了,晓日宗,也怪不到我们。”

柳莺莺死后,朱玉北感念她的恩情,对柳倩是格外照顾,特别是他结婴之后,更是对柳倩全力扶持,柳倩也不负所望的结丹成功,可惜,朱玉北没提过正式收她为侍妾,朱玉北一个正式的侍妾也没有。至于双修道侣,柳倩自己也不敢奢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跟着朱玉北瞎混,説起来,和当年的王茹清差不多,算是侍女吧。不过柳倩却不肯留在碧水湖管理朱玉北的飘雪岛,以及欧阳家和柳家的琐碎事务,而是一直跟在朱玉北身边。

朱玉北率天河军来无涯海抗击魔族,柳倩当然更是寸步不离,帮朱玉北打理一切的“生活小事”。

朱玉北结婴之后,实际上已经成了欧阳家和柳家的领头人,不过他没功夫去操心两家的具体事务,大部分都交给了朱威打理。据説到目前为止,朱威,干的不错。

“倩儿,晓日宗是有心无力,木难儿独木难支,没有意外,很难撑过这个月,袭击魔族的补给线,恐怕对她是隔靴挠痒,远水不解近渴啊,……。”

经过5年多的惨烈争夺,魔族最终没有打通雁门三境,这支远征军,真的成了孤军,不过在其他战线魔族的巨大压力之下,人类在裂缝战场,也没能转守为攻,只能説,逃过了一劫而已,能不能把这支远征军吞掉,还是未知之数。

当然,这是整体上的形势,对岐山四境,直接的帮助有限,而在无涯海,岐山四境,也借风行船,止住了一溃千里的颓势,稳住了自己的防线,和魔族处于胶着状态,这其中有魔族在雁门三境进展受挫、前线吃紧,没有腾出手来收拾岐山四境残局的因素,但岐山四境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堪回,很多小宗门,特别是以无涯海为支撑的宗门,遭受了灭dǐng之灾,比如威震四境的晓日宗,在魔族的打击下,就快要沦落为一个中型宗门了。

岐崖境是嘉宇境防御来自岐山四境攻击的屏障,也是攻击岐山四境的桥头堡,岐崖境的晓日宗,自然而然的成了魔族第一轮重diǎn打击的对象,事突然,虽然晓日宗的化神修士拼力死战,为晓日宗保留了部分的元气和精英弟子,但还是丢掉了宗门大部分地盘。

正规的战部,本来就不是单个修士可以敌对的。

普通的土地资源,对一个单身的修士来説,好像用处不大,对一个宗派来説,看似也没有太大的用处。但实际上,土地的重要性大了去了。有了更多的土地,才能养育更多的人,有了更多的人口,便会有更多资质优秀的弟子,声势自然更强,更为浩大。

更何况,地盘越大,其中灵脉、矿产、灵药等等也越多,资源也越多,没了地盘,离宗门烟消云散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也是由此,任何一个宗派,哪怕是最小的宗派,对于自己的地盘都看得很紧。

此次晓日宗败于魔族,虽然令人同情,但却没有任何一家宗门肯拿出自己的地盘给他们。

想要地盘,无涯海多的是,至于能不能抢的到,嘿嘿,这个,我们就爱莫能助了,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迫于晓日宗资源紧张的压力,和木家内部顺势崛起的渴望,人类在无涯海刚刚稳住阵脚,木难儿就率部强行突袭了魔族占领的一个重要岛屿兰格岛,兰格岛之战,在木难儿的精心谋划下,可谓非常成功,不仅顺利的攻占了兰格岛,而且自身的伤亡,不大。

但魔族毕竟不是纸老虎,他们在无涯海实力本来就要比人类为优,又一直居于主动进攻的态势,对兰格岛之战的失败,大为光火,很快调集重兵包围了兰格岛,决心把木难儿的战部,变成一个肉包子,打狗的肉包子。

出头鸟,当然有机会第一个吃到最肥美的果实,但,也要有被枪打的准备,魔族,很生气,不能允许人类在无涯海,随便出头。

兰格岛,和晓日宗在无涯海势力范围的通道,被魔族重兵切断,却距朱玉北驻防的红枫岛不远,而且经过几年的你来我往,无涯海的魔族,对岐山四境人族内部的情形,也有了大致的了解,明白碧水门和晓日宗之间关系一般,当然,魔族对红枫岛方向该有的防备,肯定还是有的,不过比起对东面晓日宗的防线,却要疏松得多,朱玉北打算率天河军主力突进兰格岛,看能不能把木难儿救出来,至少,可以带去木难儿急需的补给。

当然,他要上报碧水门,之前,朱玉北想听听柳倩的看法,或者説,和柳倩唠叨唠叨。

柳倩对晓日宗,特别是对木家,可谓恨大仇深,不共戴天,她的看法,不出朱玉北的所料,虽然现在人族需要携手同心共抗魔族,但,她还是不赞成朱玉北去兰格岛冒险,为了木家的木难儿冒险。

“……,倩儿,木难儿战部是晓日宗的王牌和精神支柱,如果她这次全军覆没,晓日宗可能就此全面崩溃,这样我们碧水门就失去了东面的屏障,红枫岛的位置太过突前,也很难守得住,整个战线也不得不再次后撤,损失太大了,我们碧水门,承受不起啊。”

朱玉北,也不喜欢晓日宗,更不喜欢木家,可惜,他不是昔日新叶城炼气5层的小修士了,他是碧水门天河军的统帅,堂堂的黄金战将,位高权重的元婴老祖,如何行事,不能再全凭个人的好恶。

大将军,先,要有大将军的气度。

“老爷,木难儿对晓日宗,有那么重要?”

柳倩,本能的不愿意承认,一个女人的生死,会影响到一个大宗门的兴衰,至少不愿承认,木难儿有如此的重要。

“晓日宗前面精锐损失惨重,士气低落,木难儿新晋黄金战将,难得尚有一股锐气,如此兵行险招,晓日宗,大概也是不得已吧。”

天河军成军未久,却不得不驻在战线的最前面,不得已三个字,朱玉北深有感触。

“可是老爷,你走了,魔族一定会趁机来攻击红枫岛,红枫岛,守得住吗?红枫岛一旦失守,就算救出了木难儿,受损失的,是我们碧水门,到时候老爷怎么给夏卿岚交代?”

柳莺莺是不是记仇的人,柳倩认为自己比朱玉北更有言权,而且,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耳熏目染之下,柳倩,已经不是战争的小白了,纸上谈兵的水平,比朱玉北也不差。

上海市瑞金康复医院怎么样
武汉肛肠医院具体地址
上海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咸宁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宿迁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