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新冠在全球加速蔓延中国口罩的外贸生意进行的如何

2020-11-19 17:05: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冠在全球加速蔓延 中国口罩的外贸生意进行的如何? 原创 刘楚楚 GQ报道新冠肺炎全球加速蔓延,口罩成为紧缺物资。而经过两个多月的艰难抗疫,国内口罩产能被激发出来,市场供应正趋近正常。中国的口罩开始转向出口,巨大的需求催生出巨大的商机。两个月前,一趟趟航班、货运将不同国家的口罩运抵中国,现在则正相反。当今全球紧密连接,疫情传播变得快速、广泛,要解决这个问题,依靠的也正是这种紧密的联系。···············口罩贸易的方向,与病毒流动的方向“现在不缺口罩了,没人要了啊?” 3月4日,在一个以秒为频率不断更新的口罩交易信息群里,一句发问突兀地出现。停滞了两秒,一排销售与求购信息迅速把这句话刷了下去。“一次性医用,2.6块,5W个”“收10万把额温枪,工业的不要”.....半晌,这排密密麻麻的信息里,终于挤出一句对上句的回应:“ 可以卖给国外呀。把口罩拿到国外去,10个口罩,卖20美元。”3月初,打出口主意的厂家很多,做到的不多。许多国家对口罩进口有极严格的资质要求。有工厂打听到出口欧盟所需办理的CE认证,耗时要好几个月,放弃了。那时,新冠肺炎在除中国外的其他国家里确诊数才刚刚破万。3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仍未构成大流行,在许多欧美国家,大街上看不到人戴口罩。然而,仅仅是在一周后,情况骤变。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具有大流行特征。截至北京时间3月27日3时45分,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2万例,其中以意大利、美国、西班牙、伊朗、德国、法国最为严重。口罩缺口正越来越大,3月22日,意大利媒体称,该国医疗系统濒临崩溃,一些疫情重灾区的医院严重缺乏防护物资。据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估计,仅美国一个国家,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斗中将消耗35亿个口罩。与此同时,中国的疫情正在好转。3月初开始,国内缺货已久的线上、线下渠道都开始逐步上架口罩。这是一个月以来大量企业扩能、增产、转产口罩的结果。据天眼查数据,以工商注册变更信息来看,在1月1日至2月之间,全国4000多家企业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从3月1日至今,全国又新增经营范围包括口罩的企业5000多家。据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安全健康防护用品委员会会长雷利民预计,2月底全国每天生产各类口罩数量达到1.8亿只,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仅国内一个口罩大市的日产能,可能就超过了5000万只。大型企业也纷纷入局,比亚迪汽车3月12日公布的口罩日产能数据是500万只,同时以每天增加30-50万只的速度增长中。比亚迪自建口罩车间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正源源不断地释放生产力——它拥有完整的口罩供应链产业,从聚丙烯原料 ,到熔喷布,到口罩机设备,其中的原料、元部件,涉及了化工、纺织、机械、冶金、电子等基础工业门类,在国内疫情期间,口罩产能得到了充分的扩张。而作为全球化的一环,它将在全球贸易中发挥作用。口罩是一门生意,在疫情期间,它也变成了一项象征性的生意。病毒传播的方向就是它流动的方向,而贸易的速度正在加紧追赶病毒传播的速度。飞转的机器,总是交不上的货3月第二周起,来自国外的外贸订单暴涨,成百上千万级需求量的单子源源不断地涌入一个个日产量只有数十万的工厂。等待的货商们挤在工厂门外,手机一天到晚响个不停。河南长垣被称作“医疗器械之都”,一家口罩厂长说,目前工厂正在24小时赶工,从2月到现在没有停歇,”除非是机器坏了,或者是没电了,不休息。““我们长垣这边70多家卫材医疗器械公司,估计此刻都在做出口。”在过去,出口订单只占长垣的一小部分,此刻,他所见到的所有邻厂都在办理出口相关资质。他手上的外贸订单都在排队等货,其中多数是意大利买家。“有要一百万、两百万、五百万、八百万、一千万、两千万,还有要五千万只的。手上最大的在谈的一个单子是美国的,要三亿只口罩。“ 而他的工厂一天的口罩产能是一百万只。三个亿的单子,只能多找几个厂拼着做。他估算,整个市所有口罩厂加起来,每日口罩产能总数能在五千—七千万只。自国内出现疫情以来,口罩企业被政府征用,但目前已逐步放开或撤销管控。朝美是国产十大口罩品牌之一,疫情期间产能大量供应国内医院与政府。现在能够出口,却面临着产能跟不上需求的境况。“我们的产能,目前主要对接给政府介绍的国外的订单了。”朝美一位负责采购的工作人员叶石说。每天无数的电话在催他交货,有的订单客户钱已经打了,退也退不了,还欠几百万的货交不上。”在朝美接收到的需求中,大概分为三类。一是大量来自国外的订单,由国内政府相关人员牵线搭桥后找到工厂;二是国内的企业想采购来做捐赠,比如阿里巴巴;三是通过全国劳保协会找来的国外政府。这些订单最后的接收对象都是国外医院或公共系统。这些订单都是“不能不接,必须给它完成的。”可每个单子都要都接下来的话,加起来就是几十亿只数量。他每日焦头烂额,”我们现在是没有签订单的,基本上就是每天产出的货,有多少拿多少,给每个订单分一点。“叶石说。这段时间下来,他觉得比2月间国内疫情严重期间还辛苦,”之前,以我们的产能,对于政府接管工厂期间给我们的目标,还是能够完成的,我们员工一天工作15个小时。但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增招了临时工,24小时制工作也完不成。“想扩大产能,一个靠原材料数量(熔喷布、无纺布等),一个靠设备数量。但目前,朝美的上游供应链在突然增量后还未反应过来,而工厂新购买的口罩机,要到4月才交付。但现在,所有的客户无一例外都要求3月底或4月初交货,”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目前,制约口罩产能的一大因素仍然是熔喷布。尽管中石油、中石化已加大生产熔喷布所需原料,各企业也在投产新的熔喷布生产线,但对于这些持续扩产中的口罩厂来说,熔喷布仍然供不应求。“燕郊石化现在的产量一天是50吨,你觉得这50吨能够解决几个口罩厂的产量?一个口罩厂生产的需求量最少在5吨。” 口罩贸易商刘洋每天都在帮合作的工厂找熔喷布,每次只能找到一点,“厂家一次就只能供你5到10吨左右,这些一两天就消耗完了”。中国一次性口罩最大生产地湖北仙桃也已基本复工。一家日产50万只口罩的中型规模工厂声称,他们目前已接下一千万的大单,订单排到四月底。据他了解,仙桃县的所有口罩厂目前都在做外单,“只要能开工的,都排得很满,你再挤进去很难,除非是小作坊。大厂基本上都接到外单了,现在大的订单都是外贸单,国内的订单要的量都很少。“难办的资质,海关里等待被“通融”的货物对国内大量的新转产的口罩厂而言,要顺利出口,解决口罩认证是最要紧的事。各国有各国自己的口罩检验标准,所有检测都要重新做。国内生产企业按照GB标准来做口罩,而欧盟要按照EN标准。比如欧盟的个人防护口罩标准是EN149,按照标准将口罩分为FFP1/FFP2/FFP3,需要把样品寄到欧洲做呼吸阻力等检测。从准备材料,到寄样品到欧洲检测,有问题的话厂家再重新调整,走完这套流程下来,2-3个月过去了。欧洲个人防护口罩标准而现在,大量声称能加急代办欧盟CE、美国FDA认证的代理认证服务生意正应运而生。最快的10天就能下来。一家代理公司告诉我,从3月初到现在(23日),他们已经签了三百多单了,这个签单量是过去的六倍。办理人数还在蹭蹭上涨,办证一天一个价。一周之前报价5万块钱一张的证,一周后再报就是20万。另一家代理认证公司声称,“办FDA的,医用、民用类型都能办下来,费用都一样,在我这做,直接就能拿证,不用检测产品。”事实上,这类机构走的是一种叫“自我声明”的证书,即机构为公司出一张自我质量保障声明的方法,向市场保证其产品合规——CE有”自我声明“,但FDA并没有这样的认证形式。以10-15天为一个办理周期,大多厂商都在3月第二周开始办证,此刻,正是工厂们收获的时候。在口罩交易中间商于建国的经验里,3月21日是个重要的分水岭。“今天,全国厂家集体涨价,因为CE证又集中下来一批,至此全部到位。前天我拿货(N95)还四块多,今天出厂价就六块。”中间商最能感知市场的变化。张生2月底六、七块钱囤了一大批口罩,到了3月,市场饱和,口罩价格骤跌,他最后只能四块钱清掉。最近,他把亏掉的钱赚回来了——他掌握了几个刚下了CE证书的新厂资源,同时又拿到了国外的大订单,现在,他觉也不睡了,跟随着国外的时差,昼夜发着朋友圈更新销售信息——时间真的是金钱。更多工厂在CE证还未下来的时候,就开始往外出印了CE标的货,长垣的厂家说,他们的CE证大概两天后下,但目前CE货的订单已排到四月份了。当然,这些新下的证书的真实有效性也引发多方怀疑。比如目前市面出现的欧洲FFP2级别(要求过滤油性与非油性颗粒物效率均≥94%)证书,“说实话,按照标准,FFP2口罩必须用FFP的过滤材料去生产才可能达标。但是FFP这个材料全国能做得出来的不多。”叶石说。刘洋有朋友3月初出口了一批口罩到国外,因被怀疑其证书真实性,货品全部被退回。近日,欧美紧急放宽了口罩等防疫物资的准入要求。比如欧盟规定,成员国可在疫情期间集中采购没有CE标记的防疫产品给医护人员使用,不在市场上流通。像朝美这样的公司,订单以政府集中采购、交付医院为主,就可以不在口罩上印CE标识,而是直接按照国标的医用防护KN95、民用KN95、KN90的标准生产交货。以捐赠形式进口、或者政府亲自采购的货物,其入关也常常会放松标准。刘洋联系到的10万片运往伊朗的医用外科口罩,就没有做进口伊朗所需要的COI认证,而是通过促贸会的帮助运进了伊朗。刘洋等待出口的医用外科口罩先供医院,疫区的普通人依然难买到口罩于建国的一些朋友在高密的多家工厂蹲守了多日,挨个敲门要货。每天,口罩厂大门一开,当日产能几乎立刻被销完。无现货,付全款后开始排单,谁的钱先到算谁的。于建国说,他有的美国客户刚把美金打到中方贸易公司账户,美金有三天的到账时间,还没等这笔钱从贸易公司打到工厂账户上,定好的产能就已经全排空了。闻着商机的人很多,真正抓到机会的人有限。口罩成了今年最好做也最难做的生意,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被骗光身家,到现在还在艰难维权的路上。但即使是这样,还是有大大小小的玩家在继续入局。口罩机现在被业内称作为”印钞机",放上原卷,开动机器,口罩就以一分钟数百片的速度飞出来,像钞票飞舞。2月初的时候,刘洋和几个打算做口罩厂的投资商讨论,要投资多大规模的口罩厂。几个投资商忧心忡忡,担心疫情过后口罩卖不出去。刘洋忍不住骂人,“我问你,这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你能控制吗,你能说了算吗?疫情到时候只会是中国吗,不一定吧?”“现在,这些人都后悔了,说当初不如听我的,说应该多上十条口罩机流水线,现在就坐在家里数钱了。”一面是涌动着的巨大商机,另一面,是许多国家疫区的普通人,依然面临买口罩难的境况。许多疫区国家都在协调当地防护物资优先供给医疗及公共系统,国内口罩厂商库存与产能均被征用。其中一个后果是线下零售店无货。外贸商即使从中国进口口罩,进行线下零售也比较困难,尤其是在欧盟国家 ,“他们不敢走正规渠道。主要是风险问题,他们进口来这些口罩的证书是否真的经得起核验、价格是否合理,在公开渠道下都很容易出问题。到时候谁都兜不起这责任。”于建国称。线上商店也是同样的情况。许多跨境电商平台都已禁止了口罩类目的销售。eBay3月初发布通知,为一举杜绝乱象,平台正在移除现有的口罩产品,亚马逊3月中旬开始宣布不再接受销售口罩类商品的申请。不过,到3月23日,许多商家发现,口罩类目审核正悄悄恢复,但资质审核极严。因为疫情在中国爆发的时间较早,海外华人及早得到预警,口罩库存反而充足。”我们基本上早在一月底,中国出现疫情期间,就去超市囤了足量的口罩,有能力的就去做捐赠,买空当地好多工厂的库存。国内的亲戚也都很早(在海关下禁令之前)就邮寄了口罩给我们。”一位定居英国的华人表示。以国内2月间发生的情况来推演,可能要到医院解决口罩短缺问题之后,疫区人民才可能买得到口罩。所以口罩厂至少还需要两周的生产周期,以及至少一周的过关与运输时间。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各国采取种种封闭措施,有评论认为是“我们所知道的全球化终结了”。但病毒不会顾及国界,即便国内疫情已经好转,来自国外输入性病例却成为防控重点。中国口罩在世界贸易链中的生产与协作,最终会帮助自身。当今全球紧密连接,疫情的传播变得快速、广泛,要解决这个问题,依靠的也正是这种紧密的联系。经受访人要求,其中叶石、于建国为化名阅读原文新闻推荐中芯国际、京东方、华星光电复岗率已超90% 华为全面复工3月30日,工信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司长许科敏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电子信息行业平均复岗率已达95%。其...韶关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韶关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韶关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韶关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