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灭世魔帝 一七七:索汗衣之死!

2020-01-16 22:19: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灭世魔帝 一七七:索汗衣之死!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索汗衣和严奈儿两人,谁的武功更高?

毫无疑问是索汗衣,单纯龙力来说,索汗衣要强出不少,怒浪王国排名前几的大剑士不是盖的。

但是,他毕竟是军事统帅,所以他的武功更加适合在战场上,以力量和耐力为长,在敏捷和精神上稍弱。

而严奈儿,龙力修为在女子中当然算是极强的,不过和索汗衣这种战场杀神相比就要差上不少了。但是在敏捷和精神上,奈儿超强。

在这种情形下,就一定不能和索汗衣耗成持久战,一定要快,准,狠。

所以,索伦将两人的战场放在一艘船上,这样原本敏捷不是顶尖的索汗衣就更加难以躲闪。

而对奈儿来说,摇晃的海面木船完全如同平地一般。

不仅如此,索伦还在开战之前,还射了一支辐射箭,大大降低了索汗衣的精神力和龙力。

就算这样,杀索汗衣还是很难。

因为,他的力量实在太强,奈儿和他打会很吃亏,很难撑太久。

这时候,姜血的那支龙金剑,就派上了大用场。

这支剑原本就无坚不摧,被血海腐蚀之中,更是弥漫着一股黑暗强大的力量,就仿佛被附魔过一般。

如此一来,索汗衣便吃了大亏。

原本,他的那支乌金剑足足几百斤中,锋利无比,巨重无比,在战斗的时候完全无往而不利。根本不需要击中敌人,哪怕刀剑相交,那股巨大的力量加上大剑本身的重量,也足够让敌人虎口迸裂,手臂筋脉破碎。不到十剑就身受重伤。

但是。遇上了奈儿手中的龙金剑,刚刚相撞,便直接被削断,所有的力量全部抵消了。

“当当当当……”

奈儿的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凶。

索汗衣拼命抵挡,但转眼之间手中的大剑就剩下一支剑柄了。全部被削断了。

没有了武器,总不能用身体和手去挡严奈儿的宝剑,这样下去自己必死无疑啊。

索汗衣猛地一声暴吼。挥舞拳头,将所有龙力迸发而出。

“砰砰砰……”

巨大的拳芒。猛地砸向了严奈儿。

这拳芒蕴含着索汗衣巨大的龙力能量,凶悍无比,如同一发发炮弹。凶猛朝奈儿****而去。

如果是其他人,这个时候早就飞快退让了。

但是严奈儿此时穿着坚不可摧的白金甲(原本穿在索伦身上。但是为了这一场大战,又穿回来了),而且自持有邪恶能量。就算受伤也能痊愈。

所以,她竟然就这么硬生生冲上来,硬接索汗衣的拳芒。

索伦见之,顿时心疼死了,赶紧用龙力暴击,弯弓搭箭。

“嗖嗖嗖嗖嗖……”

一连串连珠箭,朝着索汗衣背后射去。

索汗衣被前后夹击,手中也没有兵器格挡,若挡住索伦的箭,就挡不住严奈儿的剑。

于是,他猛地一声爆吼,将龙力凝聚在后背上。

“噗噗噗噗……”

索伦的箭,瞬间射中了他的后背,直接射穿了他的铠甲。

但可怕的是,箭矢仅仅射入不到一寸,就活生生被索汗衣的血肉和龙力锁住。

“啊……”然后,他又一声爆吼。

一股力量迸出,插在他后背的十几支毒箭,猛地反射而出,直接朝索伦射来。

真是太可怕了!

索伦用强弓射箭,他竟然用自己的筋肉为弓,将十几支箭射出几百米。

索伦凝聚精神力,将反射回来的箭支击落。

“砰砰砰!”此时,严奈儿活生生抗了索汗衣三下拳芒,仅仅只是面色一白,然后继续挥剑凶猛冲上来。

索汗衣大惊,自己虽然龙力大损,但是拳芒依旧凶猛无比,寻常龙武士根本接不住,更别说女子了。

而眼前这严奈儿,竟然活生生接住了。

而紧接着,她的利剑就到了眼前,此时索伦手中可没有兵器格挡了。

“来得好……”索汗衣大笑,然后右手闪电出击,竟然活生生用手指夹住了奈儿刺来的剑。

顿时,剑仿佛被一座山夹住一般,完全无法动弹。奈儿前刺不行后抽不行,想要脱身唯有撒手。

索汗衣的龙力,完全强得惊人啊。

“去死吧……”然后,索汗衣的左拳头,凝聚所有的龙力,如同惊天炮弹,猛地朝奈儿砸去。

如果这一拳被砸中了,奈儿绝美的脸蛋直接就粉碎,必死无疑了。

而不想死,就要撒手弃剑,这样一来宝剑就落在索汗衣手中,想要自保都难,更别说杀索汗衣了。

就在此时,奈儿一声娇叱。

手中龙力猛地涌出,注入到这支血海龙金剑中。

顿时,这股龙金剑刃忽然猛地通红,仿佛燃烧了一般,而且释放出的龙力充满了可怕的黑暗和腐蚀。

“轰……”

一股可怕的黑色火焰,从剑刃冒起。

索汗衣夹住剑刃的手掌,瞬间被烧焦。

奈儿一个铁马桥,娇躯后仰躲过索汗衣的重拳,手中利剑如同暴雨梨花一般,刺杀过去。

“刷刷刷刷……”

顿时,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索汗衣的整支右臂,瞬间变成了粉碎血肉。

接着,她又猛地闪电一剑。

索汗衣的左臂,直接被切断,鲜血飙射,狂飞上天。

“唰唰唰……”

又接连两剑。

索汗衣仿佛矮下一截般,两条腿活生生在膝处被切断。

“啊……啊……啊……”

索汗衣发出了惊天的惨嚎。

短短一秒钟不到,他的四肢全部被严奈儿切断,鲜血狂飙,狠狠砸在船上。

奈儿快速几剑,封住了索汗衣的几处穴道,免得他立刻流血致死。

然后,她脚步一阵踉跄,嘴角涌出一阵鲜血。

索伦完全看得心惊肉跳,死死盯着严奈儿。她的受伤完全让人心痛如绞。

这吐了一口鲜血。不知道伤得重不重,不知道会透支多少生命?

索伦拼命地出划船过来,惊恐地望着奈儿。

奈儿朝他露出一丝笑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表示伤得不重。道:“我穿着白金甲,而且他击中我的是拳芒。伤得真不重,吐一口血反而更好。”

这索汗衣的武功实在太强了,原本按照索伦和严奈儿的计划。她是不会受伤的。

因为又是用辐射箭腐蚀了他的龙力,又是射毒箭。又是选择在船上,又是有血海龙金剑。

可以说,奈儿完全占尽了优势和便宜。索汗衣连六七成的战斗力都施展不出。

但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形下。几乎被他逆转了。

刚才那一瞬间,真是险恶到了极点。如果不是血海龙金剑能够燃烧释放黑暗能量,瞬间烧焦索汗衣的手。

那现在。只怕倒下的是严奈儿了。

这索汗衣的武功,简直强得让人发指啊。

……

“你,就是严奈儿?”索汗衣大口喘息问道,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奈儿点了点头道:“是你杀死我叔父严怒的?”

索汗衣抬头望了一眼,顿时见到沙滩上,已经站了几十个骑兵军官。

这些人,都是天水城卫军的嫡系军官,是他的心腹。此时他们见到自己敬仰的索汗衣将军四肢截断,顿时眼眶欲裂,不敢置信。

索汗衣将军有多强,他们完全清清楚楚。

曾经,十几个高阶武士一起冲上去,都不是他的几招之敌。现在,竟然要死在一个女子的手中。

而听到了严奈儿的问话后,更是惊骇得不能置信,他们不敢相信索汗衣会杀自己的师父。

在他们心中,索汗衣完全是一个完美无缺的统帅。

而此时,索汗衣脑子里面,回忆起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

严奈儿在十一二岁的时候,曾经来严怒家呆过一段时间,因为那个时候严炎有一个非常危险的战斗任务。

而当时的索汗衣,正跟着师父严怒练武,非常喜欢这个严肃而又漂亮得不像话的小娃娃。

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他在指点严奈儿练功。

尽管他当时也只有二十岁不到,但已经在幻想着如果自己能娶索宁冰的话,生出来一个这么粉妆玉琢的漂亮女儿该有多好。

而没有想到,这个漂亮女孩长大后,竟然变得这么强,自己也竟然死在她的剑下。

“你很厉害,但还不是我的对手。”索汗衣道。

“对。”严奈儿道:“是索伦找到了一个最佳的战斗地点,而且一开始就暗箭伤人,削弱了你的实力,并且我的宝剑实在太强了。若真的硬碰硬,我不是你的对手。甚至……我知道的人中,也没有你的对手。”

索汗衣骄傲道:“在三年前,我的武功就超过师傅了,甚至你父亲也未必是我对手。”

严奈儿道:“若论力量,父亲在十年前应该和你一样强,但是现在不如你了,力量型的武者,年过五十血气会退步的。”

索汗衣道:“其实,在索伦逃跑几十里后,我就知道他有诡计有埋伏,但是我完全不在意,我觉得天下能杀我的人或许会有,但绝对不是索伦使唤得动的。没想到正是这种骄傲和自负,害了我的性命。”

因为血流太多,索汗衣的呼吸越来越困难,面色越来越苍白。

严奈儿道:“你如此之强,完全可以成为索氏的无敌统帅,完全可以成为索伦的擎天玉柱,为何要背叛索氏?”

索汗衣拼命摇头,道:“你不懂,你不懂……我那么强,我那么天才,为何要屈居于索伦这么一个区区废物之下。”

严奈儿道:“为什么要杀我叔父严怒,他可是你的师父。”

索汗衣面孔一阵扭曲,露出无比的痛苦,摇头道:“我不知道,当时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只知道不动手的话。我就完了。背叛一旦开始。就无法结束!”

接着,索汗衣艰难地喘息道:“索伦,我……我妻子她是真的醒过来了,还是假的?”

此时。杨红衣睁开眼睛,从船上坐起。目光含泪,没有痛恨,只有绝望。凄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就是着了魔。”

见到自己妻子真的醒过来。索汗衣再也忍不住,泪水涌出。

“红衣,我就是不甘心。我就是不甘心啊……”索汗衣流泪吼道:“凭什么?我这么强,武功绝顶。战无不胜,为何要给人做奴才?索伦他会什么,他只是一个废物。却天生就可以做城主?”

尽管索汗衣已经知道索伦不是废物,但是在他心中,索伦永远都是那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

索汗衣的问题,应该是可以拷问灵魂深处的。

为何有些人生下来就高贵无比,而有些人明明很强,天才横溢,却要给人做奴仆。

图灵朵的口头禅就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武功只是点缀,够用就行。

而归芹芍原本武功很强,剑法更是出类拔萃。但是那一日厄难九剑败给索伦后,就直接将宝剑扔掉不练了,因为剑术对她来说,只是用来塑造身材的,只是用来炫耀的。

而索汗衣等人,却要拼死拼活地练武,学习。

包括严炎,严奈儿都是如此。只不过严奈儿只是觉得练武枯燥,却并不悲愤。

严炎之所以不愿意效忠任何人,就是看不惯这种不公平,他要做自己的主人。

“索伦,我死了之后,你会将我埋在哪?”索汗衣问道。

“我不知道。”索伦道:“你想埋在哪?”

索汗衣对亲生父母的记忆非常淡薄了,他记忆中的父亲角色,一直就是索隆。

索隆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赞赏和期切,每一次摸他后脑勺的时候,就是索汗衣最幸福的时候,仿佛所有的辛苦都得到了回报。

接着,他的脑子里面又再次浮现他耿耿于怀的一幕。

之前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索隆对他的父爱,一直到有人提醒他说,索隆对你的感情都是假的,只是在利用你给他儿子做牛做马而已,如果他真的疼爱你,为何不把索宁冰嫁给你?

当日,他向义父索伦求婚。

义父露出的目光是痛心,是惋惜,然后看着索汗衣很久。

之前索汗衣心乱不理解,现在他理解了,义父的目光是惋惜痛心,因为索宁冰有了婚约,否则两人亲上加亲岂不是更好。

义父对他的疼爱,从来都是真的。因为亲儿子索伦不争气,所以他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他索汗衣身上。

义父把城主之位交给索伦,但是城主大权却会交给自己。

之前,因为妒忌和心魔,这些事情他都没有想明白。而现在他要死了,仿佛每一件都看得清清楚楚。

义父是真的把我当成儿子的,不是奴仆的。

索汗衣所有的泪水,一下子汹涌而出。从小到大,他都渴望得到义父的赞扬和肯定,从小到大他都在义父的慈爱下长大。

尽管他觉得自己强大了,成长了,但是内心却始终是一个不成熟的孩子。

义父一不在了,自己就守不住心了,也看不清楚方向了,所以就会走错路了。

顿时间,索汗衣内心无比之痛苦,说不上后悔,但就是痛苦。

“求你,把我葬在义父边上,墓碑都可以不要。”索汗衣哀求道。

“好。”索伦道。

索汗衣指着沙滩上的心腹军官,用最后的龙力道:“以后,索伦就是你们的主君了。”

顿时,这些索氏城卫军的军官跪倒在地,痛哭不已。

说实在的,今天索汗衣在他们面前揭露了真面目,让他们如同雷击。

他们崇拜的领袖,竟然如此卑鄙,如此无耻?

不但背叛了索氏,而且杀死了自己的师父,还几乎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就是为了篡权夺位。

但是,他们的心中真的恨不起来。因为,索汗衣真的是他们完美的统帅,甚至是兄长和保护神。

“索伦,我堕落了,但是他们没有,你要护住他们。”索汗衣此时的脸色,已经如同金纸一般,每一句话都要用尽全力,甚至已经无法呼吸。

“好。”索伦又道。

索汗衣忽然咬牙切齿道:“有朝一日,帮我砍下卮宁那贱人的脑袋,若没有她,我不至于到今天的地步。”

“我尽量。”索伦道。

索汗衣长长呼了一口气,道:“现在,砍下我的头颅,就如同所有主君对判臣做的事情那样。”

索伦上前,举起血海龙金剑,高高举起。

索汗衣望着天空,喃喃自语道:“义父,父亲……我不甘心,但你可以放心了。”

“唰!”索伦猛地一剑斩下。

……

注:第一更近五千字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谢谢大家了!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长春牛皮癣医院排行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做口腔科怎么样
贵州哪里看癫痫病最好
泉州治疗阳痿方法
中山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