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石命运第二章韩庄

2020-01-25 21:27: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石命运 第二章 韩庄

他搓了搓手,走到窗前。窗外的风呼啸着,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傻了眼,説不出话来。

只见窗外一片雪白。月光下,无数的雪花飞舞着,煞是好看。

“下……下雪了?”丈夫瞪大了牛眼,愣了好一阵子,才木然地关上窗。

“幻觉,幻觉!我在做梦……”他喃喃着,回到了被窝里。

……

第二天,雪停了。蓝紫色的天空上又升起那一轮血阳,银装素裹的大地显得格外宁静。

大湖边的水域凝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湖面的更远处倒是没有完全冻结。

现在只是六月,夏初!这儿也不是什么高山之巅,更不是什么极地之类的地方,怎么会这样?

两名壮汉肩膀上分别背着两只大弓,他们穿着一层薄薄的兽皮,双臂还没裸露在外。行走在这冰天雪地中,却不见丝毫的不适。

“虎子,你説这天昨天还好好的,怎么晚上就下雪了,还下那么大!”一名壮汉开口道。

虎子一瞪眼,道:“你不知道。难道我能知道啊?再废话,我削死你!”

那壮汉看着虎子那恶狠狠的眼神,便不敢再多説了。

虎子本来脾气就不好,昨天气温剧降,他家冻死了几头畜生,他儿子也病了。这心情能好得起来么?

二人进了林子。

平时的这个季节,清晨的时候就会有无数的鸟儿在林中鸣叫,鸣声悦耳动听。

而现在,天气剧变,林子里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树枝上挂着积雪,摇摇欲坠。虎子二人在林中穿行,不断地张望。

他们不是出来打猎的。

天寒地冻,牲畜死了不知道多少,食物自然管够。他们俩出来转悠是来看看山林间的猎物是否充足。

血阳越升越高,二人也是渐渐走远了。

一只饿狼,缓缓地在游弋着。它是一只孤独的狼,被抛弃的不幸者。

林中空地上,一个青年仰躺着。他没有被积雪覆盖住,夜晚风吹得猛,雪花尽被不远处的大树挡下了。

饿狼老远就闻到了他的气息,便赶过来了。

此时的青年人,呼吸微弱,已然是垂死状态。当他的身体出现在饿狼视线中时,那饿狼贪婪的眼睛中甚至都放出了绿光!

迫不及待地,饿狼扑上去,朝着那青年人大腿上便是一口。

“咻!”

一支箭矢破空而来,瞬间穿透了饿狼的脖颈,强大的力量将它带出去两米远,死死地钉在地上。

“嗷~~”饿狼哀鸣一声,被钉在那里不能动弹,眼中生机消逝。

射箭人,正是虎子。

“走,去看看!”虎子一拍旁边壮汉的肩膀,便先走了。壮汉也跟了上去。

“这人还没死。”虎子探了探青年的鼻子,还有气息。

“不知道是哪个村子的。真可怜,竟然昏在这儿,差diǎn给狼吃了。”那壮汉説着,便去查看那饿狼的尸体。

“不错,得带回去。不能浪费了!”

随后,壮汉又转头道:“虎子,你看他身上穿的,衣服。”

“是挺奇怪的。”虎子diǎndiǎn头。

通常,大家都是穿兽皮的。至于衣服,一般都是在喜庆日子才会穿。养蚕织布实在是太耗费精力了,还不如直接穿兽皮呢!毕竟,强盗要收年钱的!压迫得太紧!

“赶紧回去吧!”虎子道。

他一把便扛起了那青年,走起路来轻松无比。

很快,他们便回到了庄子里。

此时,几个汉子正抬着些木材经过。

“虎子,回来了。”

“山里怎么样了?”

那些汉子看见虎子回来,都打声招呼。虎子也都一一应下。

“虎子,你咋扛着个人呢?这是谁啊?”

“外面捡的。”虎子道。“族长在哪里?我要见见他。”

“在家里呢!”一个汉子伸出手,指向一边。

虎子便扛着青年往那边去了。

“族长!”虎子一进院子,便扯开嗓子大吼。

“嗯?”屋dǐng上,一个正在清理积雪的老头望了过来。

虎子把那青年扛着进了屋,族长也随后进来了。

“呃,这是……”族长看着躺在草席上的青年,心中微微一颤。

“我和黑皮出去巡看的时候,在山林里发现的。”虎子解释道。

“你觉得……”族长眯起了眼睛。

“像是外来人。”虎子严肃道。

“我也感觉像。这衣服……样式和工艺,都像!”

“那族长,这件事需不需要对族里保密?”

族长摇摇头,説道:“人多口杂。最好不要。还有,找件兽皮来给他换上,他这身衣服得藏好了。”

“好!”虎子diǎndiǎn头,他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上一次外来人到这儿的时候,便引起了极大的风波。

大湖非常大,周边地区也有许许多多的村庄。强盗也有好几个帮派。其中一个是最强大的,叫做——图里岛。每名强盗都掌控着一种神奇的力量,使之无敌!

上一次的外来人,便为韩族带来了这种神奇的力量。称为‘行之力’!

强盗一收到这一消息,便疯狂地出动,将韩族给屠族了!

幸好,人没有死光,后人继承着功法,分散到各个地方建立了许多部落,缓缓发展。

韩庄,便是其中最大的一股力量。

“虎子,你给他换好衣服后,便在这儿护着,不要让其他任何人进来!我去采雾草。”族长吩咐道。

“好的。”虎子diǎn头。

族长出去了。

他要采的雾草,能解这大湖的雾

毒。

大湖为无尽高山所围,人们便将这些高山称为‘天垐’。天垐上,终年萦绕着白雾,雾中有毒。在每年的最后一天便会横冲直下,扩散至整个大湖。雾草,便可解毒。这是大湖居民每年的必需品。

传説,白雾之上,还存在着更加厉害的蓝紫色天雾!其毒无药可解!

当然,传説只是传説,并未有人能攀上天垐达到如此高度。昏迷青年的那样子,族长一看便知道是中了雾毒了。

一刻钟后,族长便将雾草取来,给青年服下。

到了下午,青年气色已经恢复正常,心跳也变得雄浑有力起来。

昨天晚上那场大雪造成的破坏也不xiǎo。村民们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

族长在药罐前等着,房间里充满了芳草的味道。一个xiǎo孩子就坐在旁边。

“来,我看看。”族长放下了手中的扇子,将那孩子的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怎么样?还疼吗?”族长捏捏孩子的脚踝,问道。

孩子脸上表情痛苦,带着哭腔説道:“还是疼!”

“嗯。”族长道:“过几天就没有这么疼了,记得不要再乱动了。”

“哦。”孩子diǎn了diǎn头。

族长送走了这扭伤脚踝的孩子,便回到房间里。族长同时也是这个村庄里的医师。

“再试试。”族长从布裹里抽出一根金属针,又尖又长,看起来挺吓人的。他将金属针在火上过了过,来到草席旁边。

草席上的青年仍在昏迷中,未曾醒来。

族长右手捏着金属针,缓缓刺入青年的头dǐng,再微微旋转。

青年的手指竟然动了一下。

“唔!差不多了。”族长左手拿金属针,右手在青年脸上拍着。

“醒醒!醒醒!”

在呼喊之间,沉迷的意识回归,青年的眼睫毛微微抖动,眼皮睁开了一条缝。在他眼中,是一个和谐的老爷爷。

“你叫什么?”族长问道。

“尘。”青年的嘴唇动了动,声音很微弱。

……

转眼间,萧尘便醒来半个月了。按道理説,伤筋动骨一百天。可萧尘这才半个月,就从之前那半死不活的状态恢复过来,伤势好了一大半。

这便是身体强大的好处了,当然,其中也有功法‘神晶九重’的功劳。

令萧尘欣喜的是,这些天来,他体内的行之力每天都会不受控制地颤动一阵,就像沸腾了似的。他要突破了。

每一天,都有突破的可能!

中午,萧尘与族长韩乐老人还有老人的孙子一起吃饭。族长的老伴很多年前便已经去世了,儿子与儿媳也在两年前失踪,他只有这么个孙子了。

那天夜晚气温剧降以后,整个大地瞬间从夏初陷入寒冬。直至现在气温回升,冰雪消融,仿佛就是春暖花开时。人们都要重新播种,因为农作物都在那突如其来的冰雪中冻死。

看这天色,很快便要下雨了……

萧尘摆好碗筷,香喷喷的菜肴被族长呈了上来。

族长先动筷,然后是他孙子。三人都吃了起来。

“古儿,吃块肉。”族长笑眯眯地给孙子夹了块肉。

“嗯。”古儿埋着头吃着,碗中的饭菜一diǎn一diǎn地被消灭着。

族长又看向萧尘。

“萧尘xiǎo兄弟,你也多吃diǎn,快些养好伤。”説完,老人又给萧尘夹了一块肉。

“呵呵,谢谢族长。”萧尘此时已经是塞得满嘴是饭。

在这段日子里,韩乐老人一直照顾着他。萧尘也见了这村庄里的其他人,相处得挺融洽的。

在外头,面对沙蝎的重重包围,萧尘每一天,精神都紧绷着。战斗时,细心观察周围的环境;走路时,要xiǎo心,就是睡觉,都睡得不安稳。

这半个月的磨炼,使他褪去了心中的那份弱性。即使拥有了与修行相符的战斗力,萧尘依旧是在心中保持警惕。

始武境对沙蝎构成的威胁不大,那真武境的沙蝎王呢?

也幸好没碰上。

长春治银屑病的中医
桂林南溪山医院怎么样
南宁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最好
洛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邯郸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