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评论迪士尼风波结束的司法遗憾牛开门

2020-10-29 17:3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评论 | 迪士尼风波收场的司法遗憾

经济观察报 沈彬/文 上海迪士尼终究改正了:可以带食品。起诉迪士尼的女大学生也选择和解:获赔50元,补偿当初被扔掉的食品。

只不过,当初希望司法审查“不让带食品入园”这一条款是否合法的愿望,还是没有实现。此时,远在上海千里之外的广州长隆动物园,是不是要松一口气呢?毕竟,这家乐园也一样禁带食品,可能有更多的中国乐园都躲过一次尴尬的司法审查。

但是,人间的是非评判不止于法庭,这次事件的确敲打了那些编织粉色童话的乐园,人间不仅有迷弟迷妹,还有正常的舆论场和法律的审视。

无妨复盘这次博弈进程:变化是从哪里开始的?迪士尼坚硬的“外国逻辑”是怎么软化的?中国消费者是如何达成共识的?

今年年初,华东政法大学的王洁莹等同学在入园时,遭受迪士尼职业“搜包”,作为法学生的他们决定起诉,要求确认禁止游客携带食品入园的格式条款无效。当时迪士尼的答辩相当强硬,它坚称:不让外带食品是“基于保护园内公共卫生安全而必须订立的条款”。

4月23日,此案第一次庭审结束,一直等到7月中旬也没有消息。当时哪怕被起诉了,迪士尼也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特别是之前就有律师起诉过迪士尼,结果被浦东当地法院以禁带食品属于“内由于阿里的业务太多部规定”为由,“不予受理”。当时,迪士尼的自我感觉很好,舆论场里,有迷弟迷妹的死忠粉维护“圣迪士尼”的圣洁,替迪士尼所有规矩撑场子;在法律场里,其“内部规定”也一直没有被中国法律正式检视。

直到8月份,这起案件在法律圈发酵,之后由苏州媒体曝光才快速蹿红。特别是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国字号媒体均参与报导,让事件升级,舆论场音调不断提升,迪士尼鲜有地听到了“洋公司狂妄”“太欺负人”等刺耳的话。特别是当时上海遭遇“利奇马”台风,迪士尼却坚持“只换票不退票”,将自己推到了霸王条款的暴风眼中。

迪士尼选择让步是必定的,在如今的舆论场里没有哪一个企业敢如此挑衅公众,特别是作为一家外资企业,已经遭遇了若隐若现的“弄轻视”的指控时。

我是这起事件中最先批评迪士尼的那一波作者,甚至在我写批评的文章时还心存了犹豫,反复说服自己找找不让带食品的“正当性”,也许迪士尼也有苦衷,这可能是迪士尼的光环的力量吧。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第一,我没法接受“翻包”;第二,不准外带食物,是不是影响到一些得了哮喘、糖尿病的特殊人群的正常需求?这不是矫情。

当然,还是有人愿意为迪士尼辩解,诸如:方便面入园,撒汤弄水的,味道太难闻,影响游园观感。甚至于他们举例说,去KTV,有自己带水果盘的吗?

人们对迪士尼的宽容,是由于这是一个造梦的地方。中国消费者也是理性的,在舆论场里很快达成对迪士尼诉求的共鸣:来这里寻找快乐,而不是来吃方便面,要叫真也不必太较真,否则,乐园里垃圾泛滥、污迹满地的后果,也得由游客自己来承受。

在事件闹到不可收拾之前,各方选择了体面结束,各退一步:迪士尼选择适度开放食品外带,女大学生选择50元和解。只不过,作为一个“法律控”,我期待看到司法审查“制止外带食品入园”是不是构成霸王条款的诉讼大戏,落空了。

这个事件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看来,一头关系到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一头关涉跨国企业在中国发展的营商环境。如何在企业自主经营权和消费者权利之间,在外资企业的“自信”和舆论怒火之间达成平衡?好在,在事情闹到不可收拾之前,各方选择体面地结束。打造童话的企业,不要相信世界上只有童话,还有人心和容忍的极限。中国消费者在这个风波中表现得相当体面:不仅是起诉的女大学生,还有无数知识“适度维权”的普通人。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