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战友相逢“毕业”

2020-03-26 03:21: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友相聚,好多往事可回想

老兵说事(78)

在农行工作的毛新传老战友,今日下午从出发,直到天黑才赶到芜湖。他这趟公差可谓一箭双雕,一方面是明早要与一个单位谈业务,另一方面,利用出差机会,晚间可以与我们芜湖的战友见个面,说说话,叙叙战友情。

已是傍晚,我和刚下班的曹振发战友,冒着小雨,在他下榻的芜湖海螺大酒店热忱握手。

老战友相聚,很少说家常里短,喜欢直奔主题:谈当年那些难以忘怀的事。

我们也不例外。都是陆一军军直舟桥连参加过老山轮战的战友,讲述的全是那段刻骨铭心的故事—

从1984年7月我们抵达战区,到1985年7月凯旋归建,365天,我们有365个故事。连队担当军首长和军机关警卫工作,我们忠实实行卫兵职责,确保了万无一失,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保卫任务,而最难忘的是连队5上一线阵地构筑工事。

毛新传战友的故事有些特别,作为军部警卫战士,他站岗是尽职尽责的,虽然站岗放哨不是舟桥兵的强项。有意思的是,战前连队官兵集体合影,那是怕有个万一,大家留个念想。可恰恰合影中缺少了他和另外1名战士。32年后,战友们重返老部队,翻开那张带有硝烟味的合照,问他当时去了哪里,毛新传答得十分干脆:站岗!你说他今天遗憾不?

舟桥连在担负警卫工作的同时,官兵轮番上一线,帮助最前沿作战分队,构筑阵地工事,那是一线作战分队战友的生命壕。

连队前后五次上阵地,毛新传只上过一次,今天再问他为何,他说,每次都轮到他值班站岗,向连长排长请战也不批准。

但就是那唯一的一次上一线,令他毕生难忘。

85年2月17日 ,大雨。

毛新传战友跟随连队,5点起床6点动身,8点到达前线动身地点船头。船头距前沿阵地还有很多山路,一路山高坡陡,雨天路滑。每人负重10公斤以上设备,虽然说不重但也是累坠。

到达148阵地时已是上午10点钟。人人都感到一路难行,四肢乏力。

刚上阵地没多长时间,四排贺班长在用锹铲土时铲到地雷,引发,当场炸断一条小腿,一时血流如注。

当天,毛新传的老乡徐茂清,在挖战壕时不幸触雷,脸部又被炸伤。

很多人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见到地雷,吓得立马卧倒说不出话来。某位第一次上阵地的老兵,当场瘫倒在地,这是一种条件反射。他们立刻站起来,给贺班长包扎止血。在白龙安连长指挥下,几名战友轮换抬着贺班长,紧急送往师医院。

11点开始,连队在距敌阵地最近处仅七八十米的1481168阵地,抢筑交通壕。

下午一点,为加快进度,副连长董德明带领一个爆破小组由出发点向终点,2排长刘国堂带领一个爆破小组由终点向出发点方向,同时爆破开辟通道。由于开辟的通道仅为一米二宽,而作业面安全宽度为一米九,需要人工搜排地雷。战友们人人多了一份危险。

二排在168阵地脚底下180米暴露地段,连排4枚地雷,为开辟通道作前期准备工作。

到4点钟,完成了第一阶段任务。

剩下的40米战壕在开阔地,离168阵地前敌人占据的2号无名高地才80米不到。

在这南方十分闷热的傍晚时分,大家不怕蚊虫叮咬,穿着短裤玩命地抢挖。到了晩上7点半,战友们才一人分得一个午餐肉罐头。

其间,敌人前后4次朝作业地开枪开炮,对我连人员构成极大威逼。

为了安全,在完成当天2/3任务的情况下,连队只好先向908阵地下面撤离。天黑路况不明,为防踩雷,150米雷场危险地段,战士们摸索了近20分钟,才安全撤出。一路上的摸爬,弄得大家伙一个个狼狈不堪。

从早上7点到晩7点,每个人只吃了一个200克午餐肉。

其实,连队上阵地时是准备了馒头的。到达阵地,战友们看到,一师阵地坚守官兵受条件限制,一直只能吃到压缩干粮,很长光阴没有吃过热一点的东西,十分艰苦。连队与战友们商量,把自己带去的仅有的1保温桶馒头,全部送给素不相识的步兵战友。

这就是战友情。就是一点热馒头,让步兵兄弟感动不已,换回一声声”谢谢战友!谢谢兄弟!“

当晚,全部官兵隐蔽在908阵地下面的一个石洞里,上面漏雨,下面是乱石,还有蚊虫。一夜坐不是卧不成,倦缩一块熬到天亮。而908阵地上面,就是敌人的阵地。

我连上阵地的全体官兵,已作好大年三十在阵地上过的思想准备。一块干粮,一壶凉开水,在阵地过个难忘的春节。

这次上阵地,亲眼看到战友严重负伤,很多人材真正感受到了战地的危险,更深入地体会到战友间的生死情谊。

18日抢修的阵地,是一片山间开阔地,暴露地段长,距敌火力约120米,距敌炮火阵地约350米。敌人在对面山坡上。我方上来要攀爬一段峻峭的悬崖,下去比上来更危险,稍有不慎可能摔死。17日大雨淋一身,18日阳光高照,异常燥热。在这片地雷密布的地方,不可多跨一步。深入地下为石层,十分坚硬。连队在地表层挖掘出多颗地雷,很是危险。

大家赤膊上阵,只穿着一条短裤。时不时有敌人放几下冷枪,附近时有炮弹。

任务重,时间紧。这天上午,一排另外两个班也上来增援。10点,远在军部执勤的战友给阵地送来了蛋炒饭和每人三个苹果。

吃饱了劲头就上来了。

这时候,敌人的炮火又遮天蔽日打来,地上尽是炸出的大坑,机枪也开始扫射,战友们立即躲到岩穴里。炮击1停止,马上抢挖,直到下午4点。

上级命令,撤回来过年,过完年三十,再继续。听到,阵地上沸腾了,哪管了敌人的枪炮袭扰!

85年2月19日便是除夕。

2排,曾在落水洞山哑口担负潜伏哨。毛新传和战友们一直在山上的树林里、在草丛中隐蔽,风雨无阻。蚊虫的叮咬,毒蛇的攻击,老鼠的“偷袭“无不考验着战友们的耐力和智慧,苦不堪言却毫无怨言。这是,没有任何战士怕流血牺牲,包括毛新传。

毛新传战友说,在山哑口放哨,常常能见到军长。傅军长有个清早爬上山间锻炼的习惯,经常爬上山间,与我们连队的明岗和轮休的战士谈心,战士们一次次如此近距离与军长交谈,既紧张,又兴奋。军长给大家讲前线打大仗打胜仗的事例,要求大家1不怕苦,二不怕死,也经常夸赞我连的战士们警惕性高。

与毛新传战友一同出差的同事合影

战友要讲的故事的确很多,比如当年新兵训练,新兵班长是可以用脚踢你的,严厉的会用皮带抽打你后背的,是可以用脚铲你你脚根的,是可罚你多跑多少米的,是可以晚上罚你做俯卧撑的,是可以罚你一个人夜里练正步的,是可以在夜间训练时把你一个人丢进坟墓地的,是可骂你的。

我们都是这样磨炼成长的,今天回忆起来,哪一件不是满满的爱,哪一件不是满满的幸福!

下到老兵班,作为新兵蛋子,你要带头打扫厕所卫生、饭堂卫生、寝室卫生,你要多用空隙时间去菜地劳动,星期天是必须到炊事班帮厨的。你的训练成绩不达标,坏了,你会被班长让你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把你折腾得够戗。

固然,老班长老兵也会把你不当外人,当兄弟对待。你生病了会为你做病号饭,你想家了哭鼻子,他们会耐心开导你,为你理发、缝补军衣、带你上街,等等。

晚上9点多钟,我们与老战友依依不舍告别,怕太晚影响他第二天的工作,还有,他今天胃部很不舒服,很累。

当他送我们到电梯口,我们从8楼进入电梯,电梯在7楼自动打开了门。我们以为有人要上,其实不然。当电梯门再次关闭后,我们乘坐的电梯停止了运行,在等了好1会后,我们在电梯里按下了报警按钮。回复,马上抢修。我们由站到蹲到坐,在里面足足呆了近半个小时,直到抢修人员赶到。安保人员告知我们,这种情况很少的,打发我们1声“对不起”

曹振发战友后悔:我们应当多与毛新传老战友聊会,否则哪会碰上这档子事,这可是本地市中心最好的酒店啊!

2019年4月29昼夜记于芜湖

红河灯盏花主要成分
如何治鼻塞流涕
脑部有斑块怎么办
跌打损伤消肿药偏方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