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绿色作为城市新维度要如何衡量

2020-09-14 17:29: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园林4月14日消息:曾经,我们观察和思考城市的时候,只有经济和社会两个维度,后来,有了环境这个维度。今天,绿色城市作为一个新的理念已经得到广泛的认同。不过,如何定量地衡量绿色城市,却是一个有待讨论和探索的命题。 在百度输入城镇化或者城市化,能找到3400万个页,社会对城镇化的关注,由此不难窥见。 《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年)》提出,要加快绿色城市建设,将生态文明理念全面融入城市发展,构建绿色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 这意味着,下一步城镇化要着力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节约集约利用土地、水、能源等资源,强化环境保护和生态修复,减少对自然的干扰和损害,推动形成绿色低碳的生产生活方式和城市建设运营模式。 “绿色”已经成为新型城镇化的关键词之一。那么,城镇化中的“绿色”能量化吗?又如何引导城镇化走上一条绿色的道路呢? 经济社会环境的三维视角 量化城镇化的绿色需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绿色的内涵与外延。在“生态热”的背景下,近年有不少关于绿色城镇、最美乡村等类似911防水涂料评选或测评,多聚焦于自然生态,上榜者也多为生态小城、小镇。 但是,多位接受《瞭望》周刊采访的专家认为,从全国视角和追求现代化的维度,分析和评价绿色城镇化不能限于狭义的环境概念。 譬如,一个地理位置偏僻的小镇风景优美、空气清新,生态条件优越,但是,可能存在着经济落后、交通不便、基础设施不足、公共服务不完善等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那它只是狭义的绿色。 在生态建设的时代背景下,突出城镇化的环境指标理所当然,不过,也不能忽视城市的本质功能,即为人在经济、社会等多方面的发展提供尽可能多的便利条件。 因此,“中国绿色城镇化指标”课题组负责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致力于城镇化研究的东京经济大学教授周牧之在接受《瞭望》周刊采访时表示,应该从更加广义的视角去阐释“绿色”,这可能更符合新型城镇化的定义和趋势,即“绿色”不仅包含自然生态意义中的环境,还应涵盖人类生存生活所依存的人文社会及经济环境。 中国市场信息调查协会副会长张仲梁则进一步从经济、社会、环境三维的角度阐释这一主题。他说:“绿色城镇化应该是经济、社会、环境三位一体的绿色,它追求的不是某一方面利益的最大化,而是综合效益的最大化,因为城市本身就是经济、社会、环境的复合系统。” 这就涉及到一个新的难题,在评价城镇化的绿色标准时,如何增强不同内容和指向的指标之间的协调度,实现统一的共同发展,防止顾此失彼。 以周牧之的团队刚刚开发的“中国绿色城镇化指标”为例,构成这一评价体系的三大模块就是经济、社会、环境,分别对应城市生产、生活以及生产生活的环境,力图全面评价一个城市的绿色发展状况。 但也有专家提议,在生态建设成为中央治国理政五大布局之一的背景下,应该进一步增加环境指标的分量,以突出绿色的意义。甚至有人认为,应该实行一票否决,如果环境不好,经济社会再发达也不应该得到鼓励。 周牧之的观点是,城市是一个生命体,总在不断变化,从诞生到成长、成熟、衰退甚至死亡,是一个漫长的动态过程改性环氧树脂胶,在每一个阶段有着不同的主要问题。中国的城镇化也有阶段性的主要问题,绿色城镇化指标要根据不同的阶段适时调整相应的指标数据设置,以适应城镇化不断发展的形势。 受访专家进一步分析,从绿色的角度评价城市,根本的目标在于将城市和环境融合为一个整体,不是仅仅环境指标关注绿色,同时,经济指标、社会指标也要追求绿色。 从这种意义上讲,与鼓励“硬”的指标,如GDP、铁路、公路、楼宇建设的指标不同,“中国绿色城镇化指标”倡导的是发展的品质。其中的“绿色”不是狭义意义上的环境因素,而是突出了绿色发展的广义概念,背后包含着经济质量、空间结构、生活品质和人文社会等深层内容。“指标体系中各层级每一项指标的设置都具有强烈的‘绿’指向,是该指标最具特色的一点。”周牧之强调。 “绿色”的量化难题 “把中国城镇化面临的问题、课题和理想,以及国内外的经验教训和最新理念进行数字化、指标化的梳理,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周牧之说。 为完成这一工作,课题组中既有经历过城市化的发达国家专家,也有斩拌机致力于应对今天城镇化快速发展的中国专家,既可以总结以前的经验教训,也可以直面当前的问题。12下一页
铁岭去哪里看白癜风
铁岭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铁岭白癜风治疗医院
铁岭看白癜风去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