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武道皇尊第五百四十八章匆匆来到下

2020-01-24 15:4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皇尊 第五百四十八章 匆匆来到!(下)

“你给我站住,,”

只是,就在他转身正欲离去时,青竹却是突然暴喝出口,发出一声抱打不平的怒吼,她那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此刻则是恶狠狠的,紧瞪着那对葬花宗男女,眼底中尽是不忿之色,

“唆使你脚下的畜生害人,此刻伤了性命便要逃走,哼哼,你也配称为英杰,我看潜龙榜赛事,最好还是禁止像你这样心如蛇蝎的小人参赛,”

“你说什么,,”葬花宗的青年闻此,顿时勃然大怒,他实在沒有想到,自己才刚刚立威,便立刻就有人出面驳斥他,

而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出面驳斥他的人,还是让他留下了印象的少女,他之前对此人可还存有一丝暧昧,

不过,若说全场中谁人最为震惊,葬花宗青年则还不算,最为震惊的当属南罗宗的一行人了,不,不对,他们已经不能只用震惊來形容了,而是被吓傻了,脸直接被吓绿了,

毕竟这有了轮海宗的前例,所有人都知道了葬花宗的青年,是一个十足的蛇蝎心肠的小人,谁敢保证他们不当场发飙,

好在,闲云子毕竟是老江湖,老练稳重,在骇住片刻之后,便是立刻反应过來,身形一动,直接挡住青竹的跟前,

同时,他的面色佯装怒意,喝道:“青竹,你在胡说些什么,快快给我住口,到你父亲那里去,”

同时,他的神情一片紧张,生怕葬花宗的青年再次发难,毕竟他脚下的那只金焰疾风雕如果发起飙來,他可挡不住,

闲云子心中暗自叫苦,同时又是默默祈祷,希望葬花宗的青年对青竹的抱打不平一笑置之,并不放在心上,

而同一时刻,青竹则是被其父亲青成子,一把给拉了过去,

“青竹,你真是太胡來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这么做,会给宗门,会给我们招惹來了多大的麻烦,,”

“是啊,大小姐,你别再说话了,”大长老亦是在一旁劝慰道,

而至于罗天都和蒙天二人,他们虽然沒有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神情來看,便是不难发现,他们心中多少也有几分指责,

尤其是罗天都,其一双眼睛怨恨的盯紧青竹,一阵咬牙切齿,倒是蒙天,他的心中虽然同样有埋怨,但此刻他的目光,却是冰冷的盯紧葬花宗的青年,就好像只要对方敢对青竹出手,他便会毫不犹豫的亮刀,

“哼哼,”

青竹听到自己父亲与大长老的斥责后,琼鼻却是不由得轻嗤一声,当即便撅起嘴巴,一副不再说话的样子,

只是,任谁都可以看得出,她的脸上写满了愤懑,她的心中充满了不甘,她的眼睛中挂满了敌视,

葬花宗青年见此,目光一下子变得更加阴沉,当即沉哼一声道:“刚才的话是你说的,哼哼,这世上还真有不少不怕死的人啊,”

不过,为了表达他的大度与宽恕,以及为了能够立刻抽身而退,他却又接着继续说道:“不过,本公子念你一介女流,刚才的话就不与你计较了,”

南罗宗的众人闻此,无一不是轻松了一口气,

只是,谁曾想到,青竹心中气愤不过,却又是开口了,“哼,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大度,有本事,你打我呀,,”

青成子瞬间呆滞,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而至于大长老和罗天都,他们却是被吓得都想骂娘了,

葬花宗青年更是怒意中烧,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了,可是这个小宗门的弟子却是如此的不知好歹,

当即,他决定不在退让了,

“哼,”

冷哼一声,葬花宗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随即,其身形便是如同一道闪电,唰似的直接窜了出去,朝着青竹临掠而來,

轰隆,

雷音滚动,无匹的气息随即降临,

南罗宗的众人顿时大惊,当即一个个如临大敌,周身的真元鼓荡而起,闲云子更是迈出一步,直接挡住最前方,

“小友,稍安勿躁,,”

只是,葬花宗青年却像是根本就沒有听到似的,身形遁法再增,如同电光似的朝着闲云子笔直的冲去,

“咯咯,你这老鬼,就让我会会你吧,”

而其身后,则是直接传來了其师妹银铃般的笑声,却是他那师妹,在其动手的一刹那,便驱使着金焰疾风雕碾压了下來,

呼呼,

无尽的妖风來袭,闲云子身形受制,顿时大骇,而趁着这个间隙,葬花宗青年则是一个闪身,直接从他身边穿过,离下方的青竹是越來越近,

浩大的气息扑卷而來,竟是一把便将青成子,大长老二人横扫开來,将青竹完全的暴露在他的视线中,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就废了你,让你永不能参加潜龙大赛,教你知道这瞎出头的后果,”

喝,

葬花宗青年大喝一声,当即饱提一口真元,汇聚之右手食指中指上,形成一道花型的,无坚不摧的锋锐剑气,

嗤咻,

一指朝着青竹点下,顿时,漫天飘起了无数的粉红色花瓣,而那一抹异亮的剑之痕迹,则是自这万千的花瓣当中,直取青竹丹田,

冷冽的锋意來袭,青竹顿时冷汗浃背,只是,她的心神却是异常的强大,并沒有露出半分惧怕之意,

锵,

手中的长剑直接拔起,其在身前舞出一个剑花,强沛的真元汇聚剑尖,随即一剑劈斩了出去,

砰,

两道剑气击碰在一起,顿时撞出金属的嗡鸣声,只是,青竹的这道剑气,却明显不是葬花宗青年的剑气的对手,

短短瞬息,青竹的剑气便被尽数绞碎,而葬花宗青年的那道剑气,则是余势未消的,朝着青竹丹田点刺而來,

情势危急,青竹顿时就感觉,好像有万千的剑气,正不断的从她的心神中贯穿而过,将她的心神刺得千疮百孔,

一时间忍不住心中凉气倒生,

“完了……”

她的心中顿时充满了不甘,一幅幅对往日的回忆,此刻却平添了几分悲凉,而闲云子和青成子二人,更是急得大声喝止,

唰,

关键时刻,一道晶亮的剑芒,却是自远方的天空临落而來,如同倒悬在半空中的银河,倾泻而下,

哧噗,

一剑,便将葬花宗青年的剑气,给绞得粉碎,无尽的寒意当即席卷,直接在地面上结出了一层厚厚的玄冰,

而寒劲却依旧沒有完结,继续朝着半空中葬花宗青年袭來,犹似一柄凝结在半空中的冰剑,

叮,

葬花宗青年顿时大骇,周身真元巨震,当即释放出一道庞大的力道,将这席卷而來的寒劲给震散,同时,他的身形又是一个转身,朝着这突然出手之人望去,

在那半空中,却见一名白衣仙子,正持剑而立,

她的身段高挑匀称,瓜子脸,琼鼻樱唇,眉目似画,肌肤赛雪欺霜,简直堪称是完美的女人,就算是仙女下凡,尤要略逊三分,

一袭洁白的纱裙着身,远远的望去,仿佛一朵极寒下盛开的白牡丹,透着一股独特圣洁的冰冷感,

咕咚,

葬花宗青年见此,其眼神顿时便直了,整个人呆滞在原地,仿佛石化了一般,在心中默默念叨道,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观望的众人全都是大惊,这來人居然是一位人间绝色美人,

而南罗宗方面见此,则是一阵欣喜,这來人不是别人,赫然正是那外出历练一年之久的,南罗宗寒冰仙子牧冰云,

闲云子等人见到牧冰云的到來,均是无比的欣喜,又看到青竹被救,心中更是轻松了一口气,喜笑颜开,

而青竹更是欣喜得不得了,少女的那份活泼的气质,再次显现在她的身上,又蹦又跳的呼喊道,

“师姐~,”

众人这次知道,这突然出现的绝色美女,原來是这个小宗门的弟子,那刚才差点就被废的少女的师姐,

葬花宗的青年自然也听到了此话,其心神微沉,只是片刻之后,其神色便又是一喜,嘴角嘿嘿的冷笑起來,

牧冰云站在上空,俯瞰着葬花宗这对青年男女,时隔一年,她身上的气质,越发的冰寒起來,而她的修为,则也是达到了化元境后期,

刚才的一切,她全都看在了眼里,若非她刚好赶到,又及时的出手阻止,只怕青竹真的被这面前的青年废掉,

“哼,”

冷哼一声,牧冰云的神情当即微寒起來,其手中的长剑轻旋半圈,指着葬花宗青年冷然道,

“你是何人,何故在此为难我的师门,”

她的声音虽然冰寒,但清澈入耳,如同冬泉罄音,好似那天籁不断的回旋,

葬花宗青年闻此,心神却是莫名的一热,同时,他的眼底里却是直接涌出一丝邪念,贪婪的盯着牧冰云,

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姑娘抱歉,刚才若是知道他们就是你的师门,在下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其言语之间,尽是讨好之色,直听得其身旁的那位师妹,心神一横,目光满是怨恨的瞅紧牧冰云,发出一声嫉妒的轻哼,

“哼,”

“我在问你,你是何人,因何故为难我的师门,”只是,牧冰云却是根本就不买葬花宗青年的帐,再次冷哼一声,同时,自其身上释放出來一股,让人心神都为之发颤的寒意,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周宏
北京市昌平区妇幼保健院
贵阳治疗盆腔炎医院
宝鸡治疗龟头炎医院
玉林权威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