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名牌大学毕业生辞高薪工作为赚钱陷传销歧途

2019-11-09 17:52: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名牌大学毕业生辞高薪工作 为赚钱陷传销歧途

庭审现场

传销窝点藏身居民小区住宅内

2014年2月25日清晨,天寒地冻,寒风刺骨,有晨练习惯的河南省鹤壁市民王先生早早出来活动筋骨。“救救我吧!我让人绑架了!”歇斯底里的呼救声从他所居住小区西单元一楼东户传出,王先生看到一名男青年身穿秋衣秋裤坐在窗户上,脸上淌着血,双手抓着窗户防盗,窗户内还有个人用胳膊卡住他的脖子往里拉……王先生急忙走出小区,拨打了110报警。

很快,民警破门而入,抓获3名犯罪嫌疑人,解救出呼救的张坤(化名)以及其他7名被害人。4月12日,公安机关在鹤壁市山城区公园北门一家吧将王博等另外2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经审讯,5名犯罪嫌疑人对从事传销活动,用暴力“挽留”、非法拘禁被害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令民警惊讶的是,5人均是刚走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有的还毕业于重点高校,平均年龄只有24岁。他们曾经是天之骄子,出类拔萃,让父母骄傲、令同龄人艳羡,为何会误入传销歧途?

为快速赚到出国费用

今年25岁的王博是河北石家庄人,毕业于上海某名牌大学。大学期间王博是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多次获得奖学金,2012年毕业后顺利应聘到北京一家大型国企上班,年薪12万元,各项保险齐全,待遇优厚。

这样一个优秀的大学毕业生为什么会走上传销路?

原来,王博在大学期间,有一个到英国剑桥大学深造的机会,全校只有一个名额,王博凭着优异的成绩成为三名候选人之一,可出国花销太大,除去学校补贴以外,个人还需要承担100多万元。因家中经济条件不好,王博与梦想失之交臂,出国就此成为他心中无法抹去的遗憾。

上班之后,王博虽然收入丰厚,但在北京花销很大,还要寄钱给母亲治病,每月所剩无几,攒够出国所需费用遥遥无期。为尽快赚到更多的钱,他想跳槽到待遇更好的企业。

2013年5月的一天,王博在某人才站上搜到一个某部属企业的招聘信息。王博打通,对方问了他的基本情况,对他开出的年薪15万元以上的条件未置可否,只是要求王博到单位面试。于是,王博向原单位提交了辞职信,买了火车票,坐上高铁,奔往这家单位所在地河南省鹤壁市。

传销组织威逼利诱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王博找到了鹤壁市淇滨区某小区的一间房内,眼前的景象让王博大失所望,房间内除了一张书桌别无他物,三四个人在悠闲地打着牌。

“当我和他们交谈时,他们问了我一些诸如生活习惯、学历等事情,就是不谈工作,然后让我陪他们打牌。”王博说,“第二天,一个‘领导’来看我,告诉我说我应聘的单位不存在,他们其实是搞直销的,卖一种保健品,让我加入组织,掏3900元钱购买产品,我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但是我已经走不了了,和证件被他们没收了,大小便也有人看着我。”王博起初想走反抗了一下,结果挨了一顿打。

为了早日解脱,王博花1万多元购买了三套产品,却连产品的影子也没见到,他依然走不掉。传销组织“留人”的方法除了威逼,还有利诱。“他们告诉我,只要加入他们的直销组织,从业务代表一步步升到业务主任、业务科长、业务经理、商务经理等,到时候一年赚取百万不是梦。”王博说,时间久了,就让人相信在这里真的能赚到大钱。

“我始终觉得我是清醒的,直到被抓后才醒悟过来。”王博说。

自己倒贴了五六万

2013年8月,按照“组织”的安排,王博升级为业务科长,和另外一个女孩来到鹤壁市山城区租了间房子,成立了传销新窝点。

新窝点自成立至2014年2月,以招工面试为由先后骗来了近10人,被骗者全都是急着找工作的大学毕业生。王博虽然升级为领导,但他并没有赚到一分钱,新进人员所交的钱他都得如数上交,而且他的窝点每人每月还要往上交180元的生活费,其间还要买产品。他之前工作积攒的五六万元积蓄也几乎全部花光。

2014年2月23日晚,23岁的湖北籍大学生张坤被骗来鹤壁市应聘某大型央企的工作,两个人将他接到王博这里,将他的拿走,说是办理集团号码。然后,“领导”王博明确告诉他,他们发布的某央企招聘信息是虚假的,并劝说张坤加入直销公司。

张坤要求离开,但受到恐吓,有人寸步不离地看着他。2月24日凌晨2点多,张坤拿一个水杯打在睡在其旁边一个“管理人员”的头上,“管理人员”惊醒,按住张坤,以王博为首的其他成员也都闻声进入卧室,围着他拳打脚踢……

早上7点左右,张坤听到窗外有脚步声,知道有人从此经过,就偷偷来到阳台拉开窗户,向过路人求救,并咬破手指在随身携带的彩票上写下了“110”夹入证件夹,将内有身份证、银行卡、车票等物品的证件夹扔到窗户外边。“管理人员”将张坤从阳台拖到北边卧室,一人用电棍电击其后背和脖子,其余人围着他拳打脚踢,直至其被公安民警解救。

急功近利被洗脑

“我父母年龄大了,尤其我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提讯期间,每次提到父母,王博都会先说一遍这句话,语气低沉欲哭。

王博告诉办案人员,他父亲是教师,从小就拿身边学习优秀的孩子激励他好好学习,“我要比别人强”的志气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尤其高三那年,母亲生病住院,王博去看她,母亲看到王博的第一句话是“儿啊,你看书没”,“这话一下子击中了我,我特心酸,当时就发誓一定要考个好大学,我一定要成功!”王博说。

王博加入传销组织后从没有回过家,每次父母给他打他就说工作忙,而且每次跟父母通时,都有四五个人围着他,怕他乱讲。现在王博父母都已经知道了他的事,但是,因为担心他们身体不好,怕受刺激,王博坚持不让他们来探望。

王博说:“我之所以被洗脑,是因为太急功近利了,被他们说的优厚薪酬所打动。”

2014年7月31日,由鹤壁市山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博等5人非法拘禁案在山城区法院开庭,法庭上,5人对非法拘禁他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懊悔不已,当庭向法庭提交了悔过书。法庭未当庭宣判。

检察官提醒刚走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上求职尽量通过政府相关就业服务部门或正规人力资源企业官,并仔细审核相关信息。(赵宝仓 何芳莉)

时尚
科幻
意甲
分享到: